「就是希望他吃苦!」丟兒子自生自滅,如何替智慧光帶來強勁訂單?

歐吉原(左)透露,當初他比兒子歐仕邁(右)更相信比特幣與區塊鏈會改變世界,不過「那是他們那世代的玩意兒,讓他自己搞。」

吳宙棋

這對父子很不一樣。爸爸創辦了電子業中小企業;兒子則創辦了區塊鏈公司。沒想到,兒子的新創公司,竟成了老爸傳產企業的大客戶,公司估值還比爸爸公司的市值高。現在,兒子接下董事長的職位,把公司帶上興櫃,還要把老爸的電子公司,轉型成數位金融平台。

31歲的歐仕邁有兩個截然不同的身分。

上午,他是剛興櫃的「智慧光科技」(下稱智慧光)董事長,遊走在基隆七堵工業區廠辦,想辦法提升生產線效率;下午,他是當紅區塊鏈資安公司「庫幣科技」(Coolbitx,下稱庫幣)董事長,在台北長春路時髦的辦公室,和一群年輕人辯論加密貨幣市場走向。

智慧光是他父親創辦的公司,他在去年7月接下董事長,在去年12月興櫃,市值約為8億台幣。而歐仕邁自己創辦的庫幣科技,不但是智慧光的大客戶,估值已高達3000萬美元(約9億台幣),還超過了父親創辦的公司市值。

這樣的成果,是他的父親──智慧光創辦人歐吉原把幼獅丟下懸崖,讓歐仕邁自生自滅來的。歐吉原也沒料到,給兒子的試煉,竟成為公司轉型的起點。

一代創業 打造可視卡獨門技術

「我年輕時就在創業,也倒過好多家公司,」歐吉原說,「讓他出去創業,就是希望他吃苦!愈苦愈好!」

歐吉原2002年創辦智慧光,把電子紙和IC晶片放進信用卡大小的電腦裡,讓一張小小的卡片,能顯示餘額等訊息,還有藍牙功能,稱為「可視卡」。除了可存進多張信用卡,也研發出可以發送動態密碼的資安系統,取代線上刷卡時的簡訊密碼。

可視卡的技術難度高,總經理林李忠解釋,要將各種IC晶片、電池、按鍵壓進薄薄的信用卡裡,「就像做出一部信用卡大小的電腦。」

不過,產品獨特,卻很難找到市場。一開始,智慧光在台灣發展困難,「我創業以來,公司連續虧損了十幾年,」歐吉原說。但終於他在美國、韓國及歐洲等市場找到客戶,打進包括美國銀行、渣打銀行的智慧卡供應鏈,並拿下全球最大的資安公司法商金雅拓(Gemalto)獨家供應權,才轉虧為盈。

不過,歐吉原相信,智慧光的潛力還沒有完全發揮。而他在國外念書的兒子,找到了讓獨門技術發揚光大的機會。

圖片來源/吳宙棋

二代創業 帶進比特幣錢包新事業

2013年,歐仕邁還在英國念書,接觸到了比特幣,發現這個領域充滿機會。他研究了幾個月,便下定決心畢業後要創業。他發現,比特幣駭客盜竊猖獗,都是因為資安技術還未成熟。雖有一種「硬體錢包」(冷錢包)技術可以阻止駭客,但是愈安全、就愈不方便,產品難用,所以使用者不多。


【小辭典】冷錢包
使用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時,可以像網路銀行輸入帳號密碼,雖然方便但容易被駭客竊取。更安全的作法是每次存取比特幣時,都要啟動另一個硬體裝置「冷錢包」,像是汽車實體鑰匙,除非駭客同時偷到錢包和帳密才會被盜。冷錢包雖然安全難以被竊,但資安技術要求高,又要兼顧方便和安全,因此市場上選擇有限。


而這時候,智慧光帶有藍牙功能的可視卡,可以用來做安全的密碼傳輸,同時滿足安全又便利的冷錢包。回國後,他便和父親討論創立新公司,委託智慧光代工,把家族累積近20年的資安技術,運用在比特幣「冷錢包」的加密產品上。

許多傳統公司在開發新事業時,會成立新部門或設立分公司。但歐仕邁認為,這個新產品完全是消費性品牌,與智慧光擅長的研發製造完全不同。「而且那時候比特幣風險仍然很高,市場前景也不明朗,不如在外創業,讓我自行承擔風險,」歐仕邁說。

自己走過創業路,歐吉原也認同兒子的想法。他當初只有一個憂慮:區塊鏈這個產業現在還在打底階段,勢必會經歷大起大落的風險,要存活並不簡單。「我要讓兒子像我一樣,吃那種(創業)的苦嗎?」他自忖。

歐吉原心一狠,借給歐仕邁一筆資金,並對他說:「我幫你就到這裡,接下來你遇到什麼問題,我都不會出手。」

公司成立後,歐仕邁透過國外募資平台,推出第一代冷錢包產品,但是銷量並不好,產品停產,再加上2015年比特幣大跌,籌資又四處碰壁,資金很快燒完了。

「營收不多、又募不到錢,我一度以為要撐不下去了,」歐仕邁回憶。但他不認輸,跑了100間以上的創投,機運之下,終於遇上伯樂──另一家區塊鏈公司奧丁丁創辦人王俊凱及在區塊鏈已有投資經驗的源鉑資本創辦人胡一天。(延伸閱讀:邊陲革命家胡一天 用區塊鏈顛覆金融業

源鉑資本創辦人胡一天。圖片來源/邱劍英

「我和Michael(歐仕邁)幾次深談之後,發現這個人我必須爭取,」胡一天評論歐仕邁,「他雖然年輕,但是個性沉穩,也很會臨機應變,是少見的複合型管理人才。」胡一天引入其他天使投資人,歐仕邁終於拿到60萬美元(約1800萬台幣)的投資,並帶入技術支援,才解救了庫幣的命運。

從無數投資人不斷的挑戰中,歐仕邁也學到了公司完整的成長路線,「每個階段該做什麼、應該把資源放在哪裡,都有了清楚想法,」歐仕邁說。2017年,庫幣開始獲利,同時拿到日本金融集團SBI超過千萬美元的策略投資,上億元的訂單湧進,還了向父親借的錢,也為苦無訂單的父親,找到了全新的市場。

「一開始,我只是分一些產能給他,讓公司跟著練兵,」歐吉原說,「實在沒想到,庫幣竟成為智慧光的大客戶之一。」根據智慧光財報,2018年截至第二季,庫幣的供貨佔智慧光的22.32%,還超過原本的第一大客戶金雅拓。也因為比特幣冷錢包產品的毛利高,稅後純益也較去年同期成長10倍以上,成為智慧光三大產品線中,成長動能最強勁的新兵。

外部創業的傳承模式 打破台灣科技業窠臼

前思科(Cisco)台灣總經理、現任Veritas台灣總經理吳增峰認為,智慧光先讓二代創業成功再傳承,突破了台灣科技業的窠臼。(延伸閱讀:全台143萬中小企業的最大危機 不面對,就消滅?

「庫幣是把智慧光原本的核心價值,透過新的商業模式延伸出去,增加競爭力,」吳增峰觀察,「這件事如果不是歐仕邁從外面創業,把新思惟帶進家裡的公司,很難達成;另一方面,公司的核心技術可以藉此升級。」

吳增峰補充,「我看過很多科技業老創辦人太強勢,會阻礙第二代探索其他可能性。智慧光的創辦人願意鼓勵兒子去承擔風險,找到新的商業模式,的確難能可貴。」

目前智慧光與庫幣的關係人交易約佔營收2成,上下游廠商的老闆從父子變成同一人,吳增峰認為,「這在科技業是很常見的價值鏈整合,在上下游業務調整上也能更靈敏。」歐仕邁也說,會計法規規定,若要把兩家公司合併計算財報,股東及董事會人數得要過半,因此以兩家公司仍保持獨立。

「他出去創業,我只有一個遺憾,」歐吉原說,「他太順利了,沒有吃到什麼苦,」他解釋,「商場很殘酷,一定要先吃過苦、跌過大跤,才能真的成功。人生就像茶葉蛋嘛,殼一定要破,才會入味。」

考驗的開始 轉型數位金融平台

去年7月,歐仕邁正式從父親手上接下董事長職位,才是考驗歐仕邁能力的開始。

台經院研究六所副所長范秉航提醒,比特幣從2萬美元高點跌落目前3千美元價位,背後的硬體產業,連台積電都躲不過,直接受到衝擊。冷錢包產業也躲不掉,要活下去,就必須要轉型。(延伸閱讀:比特幣崩盤 2019區塊鏈變無趣,為何是好事?

歐仕邁承認,的確需要轉型。智慧光募資是要整合既有的資安技術,建立數位金融的身分認證和基礎工程「金融科技整合平台」。據了解,智慧光將投資美國的新創公司「Binji FinTech」,今年準備發表智慧光的新一代新產品。這場歐仕邁主導的投資案,是智慧光史上第一次對外投資。「過去我和創投籌資的經驗,也可以應用到這家新創公司,對他們發展更有幫助。」

看著幼獅野心勃勃轉型數位金融的發言,老獅子在一旁露出微笑。嘴上雖然念著兒子太過順利,但歐吉原內心的驕傲,還是藏不住。


【小檔案】智慧光科技(6717)
創辦人/歐吉原
董事長/歐仕邁
成立/2002年
專長/可視卡(可視型晶片智慧卡),一年產量約200萬片

【推薦閱讀】
冷戰大半年只用公文對話 塑膠機械手臂大廠父子如何衝破接班難題
智慧光歐吉原、歐仕邁父子:對抗Apple Pay的「多合一」祕密武器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