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升溫 3億雙襪子訂單,找上人口只有4萬的彰化小鎮

社頭織襪產業的奧祕在於大廠、小廠有如螞蟻雄兵分工合作,一年開發出上千種款式的襪子給客戶。

王建棟

美中貿易戰開打,最新的3000億清單中多是民生用品,造成全球供應鏈大亂。在這一陣慌亂之中,人口只有4萬、盛產芭樂的台灣彰化小鎮社頭,卻意外迎來可能的轉單紅利。

5月14日,美國宣布將對中國剩餘3000億美元商品從10%關稅加徵到25%,這張清單從農畜產品、衣物、家居商品、手機到筆記型電腦無所不包,造成全球供應鏈一陣兵荒馬亂。(延伸閱讀:貿易戰|25%關稅漲定了!哪些產業影響最大?

雖然這次關稅清單還要一個月才會底定,但檯面上品牌商個個反應激烈。像是耐吉(Nike)、愛迪達(Adidas)等美國上百家鞋業品牌,就發出致美國總統川普公開信,指出高關稅將會轉嫁給消費者,造成美國民生消費成本過高。因為美國進口的鞋,就有七成來自中國。

不過檯面下,轉單的動作已經悄然發生。清單一公布僅僅一個星期,就有一筆3億雙襪子的訂單,默默找上人口只有4萬人的彰化小鎮——社頭。

彰化鄉里有一句名言:「社頭有三多,芭樂多、襪子多、董事長多。」一台台織襪機造就了不少社頭董事長,產值全盛時期曾經達上百億台幣。(延伸閱讀:凱蒂貓、熊本熊卡通襪 彰化製造反攻日本

美中貿易戰開打,社頭織襪聚落出現轉機

但近年因為美韓FTA,加上中國業者的成本競爭,社頭的織襪聚落產值掉到僅剩三分之一,迫切尋找轉型方向。美中貿易戰,很可能就是其中的契機。(延伸閱讀:彰化社頭真的「滅鎮」嗎?襪二代的逆境求生記

織襪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魏平儀上週輾轉接到貿易商洽詢,對方手上有一筆美國市場3億雙的運動襪訂單,原本下單給中國,現在急著要全部轉移到其他生產地,台灣就是其中之一。客戶已經給他型錄,就等著打樣估價。

雖然貿易商還在評估新產地,一旦確定下單也會從小量開始採購,轉單效益還待觀察。「3億雙台灣可以完全吃下來。」魏平儀的語氣很興奮,「台灣或許不是最便宜的,但是生產調配能力很強。」

社頭過去能有亮眼外銷成績,也正是因為當地特殊的生態系。大廠如魏平儀經營的琨蒂絲會發包給其他小型衛星工廠,這些工廠規模小到可能僅有一、兩台織襪機,老闆就是員工。

「我們在中國沒有任何的投資,」魏平儀說,「(貿易戰)最後來講,對台灣是正面影響。」

轉單紅利能否持久?仍有待觀察

不過,美中貿易戰若稍歇,台灣還有機會拿到轉單嗎?也是社頭襪界的煒展國際負責人宋韋逸觀察,關鍵在於,中國不只有代工製造的成本優勢。

「大陸在過去20年在原物料開發進步非常快、種類非常齊全,台灣這方面可能短期還跟不上。」他指出,中國內銷、外銷需求龐大,養成了完整的製襪產業鏈,「比如說光一個棉紗,我的等級不管要往上或往下,他們種類就比台灣多。」

即使有同業將製造廠從中國遷到越南,「原物料還是得從中國過去。」相比之下,台灣原物料的優勢是在紡織產業的高級機能性纖維,可以製成高階機能襪,和大筆訂單的一般棉襪並非同一個競爭市場。

此外,襪子製程仍須人工製造,「定型及考克的工每年都在減少。」宋韋逸觀察,人工斷層也使得社頭襪界必須往高價品開發,調整產品結構。

台灣製襪小鎮可能在這次貿易戰拿到轉單紅利,但長期以來要和中國比拚,還有一段漫長的轉型之路要走。

【延伸閱讀】
「即便台商全離開中國,我也是最後一個關燈的!」全球精品包袋大王如何打贏貿易戰?
比稀土、美國國債更厲害?中國還沒亮出的貿易戰終極武器是什麼?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