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船遊淡水河 看見不輸巴黎塞納河的絕美風光|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陳鵬宇提供

北台灣8百多萬人每天經過她,喝她的水,在她身邊騎車、慢跑,卻不曾好好看她、了解她。孕育北台灣文明的母親河——淡水河,值得人們更多關注。或許可以從遊河開始認識淡水河,為她做一件事。【下一站・清澈】是CSR@天下推出的淡水河系列專題,邀請大家一同關心淡水河,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系列報導:復育一條河,是為了拯救一片城市。2020,CSR@天下號召全民參與06.19淨河活動,共同簽署《淡水河公約》,天下雜誌承諾持續追蹤報導淡水河水質與生態變化、要求改變。這次,我們一起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9月24日下午,我和《CSR@天下》同事及其他企業伙伴抵達大稻埕碼頭,準備登船進行人生中第一次遊淡水河。

並不是不喜歡坐船(儘管容易暈船),義大利威尼斯坐貢多拉、法國巴黎搭船遊塞納河、坐在左岸咖啡館喝咖啡,光想就令我嚮往。我也曾在韓國首爾搭遊覽船一睹漢江風采、在中國福建乘船夜遊閩江。只要到有河的城市,我很願意去體驗,從水上欣賞城市的不同風光。

在台北住了快4年,從觀光客到定居,一直很喜歡淡水和大稻埕,特別是在落日餘暉時,那是一種舒服、愜意的美。在這兩個熱門景點旅行,我從來沒有聯想到它們都在淡水河邊。我也不知道,除了從淡水老街搭渡輪到八里,淡水河還可以遊船。

淡水河是台灣第3大河,也幾乎是政府花最多預算「對付」的河流。據水利專家、前內政部長李鴻源統計,政府花費將近3千億台幣用於淡水河防洪與整治計畫。3千億,已經接近台北市政府每年總預算的2倍。

第一次遊淡水河

遊艇啟動了,大稻埕兩邊樓房越退越遠,船上60名旅客心情也隨之悸動,大多數人和我一樣,是第一次搭船遊淡水河。

台北橋、高速公路橋、蘆洲、社子島、關渡,我一邊聽著李鴻源導覽,一邊飽覽沿岸風光。李鴻源在淡水河邊長大,中學6年每年過河上學、放學,在大學執教時參與淡水河防洪計劃,當台北縣副縣長時又闢溼地改善水質,他的大半生都在研究淡水河。

「我讀郁永河的《稗海紀遊》,淡水河兩岸原本都是原始林。才不過150年,你看,變化這麼大,真的是滄海桑田,」李鴻源指著兩岸的高樓說。他也透露,過去淡水河上抽砂船來來往往,抽砂供應全台灣建築使用,河床嚴重沖刷,中興橋還因此斷橋。

船行經淡水河和基隆河交會的關渡紅樹林生態保護區時,李鴻源表示,這裡原本並非紅樹林,因為採砂船抽砂,被攪動的泥沙在漲潮時沖到關渡,讓水筆仔有了成長的條件,才演變成現今茂密的紅樹林。紅樹林成為優勢樹種,造成關渡紅樹林嚴重陸化,影響水鳥生態,卻因文資法規定「禁止改變或破壞自然保留區原有自然狀態」,無法伐除部分紅樹林。

李鴻源信手拈來一段段淡水河故事,讓我在遊河的過程中,除了見到河岸美景,也更靠近淡水河一點。

右二為水利專家、前內政部長李鴻源

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共同創辦人蔡玉玲也在船上,她談到幾年前第一次遊河的感受:「有這麼漂亮的河,我住在這裡40幾年,為什麼都不知道?坦白講很震撼。每個城市都有一條河,以前常接待外國人,怎麼從來沒有介紹過台北市有一條美麗的淡水河?覺得自己真的是很不認識台北。」

因為那次遊河經驗,她號召一群朋友成立「三川%」,在淡水河沿岸做紀錄,推廣淡水河,希望有一天能夠帶著外國友人遊河,坐在河岸喝咖啡。

消滅最後的3%,讓香魚回家

夕陽掛在觀音山邊,經過這段淡水河最窄的河道,轉個彎,紅色的關渡大橋靜靜站在遠方。一群埃及聖䴉整齊列隊飛過。山,壯闊;水,靜好。

明緯總裁林國棟趴在甲板圍欄上,看著蜿蜒遼闊的淡水河。林國棟在新店溪和大漢溪匯流的江子翠長大,他創辦的電源供應器事業,年營業額超過300億台幣,也是在淡水河邊起步、茁壯。如今他最掛念的,不再是營業額要成長多少,而是「淡水河一定要清」。

林國棟對淡水河非常執著,他回憶小時候在河邊游泳、抓魚,水非常清澈,但隨著都市化、工業化,淡水河越來越髒,河道兩旁堆著垃圾。10幾年前他在公司號召發起「我愛淡水河」活動,除了成立車隊騎河岸,觀測淡水河水質,每年還輪流在淡水河上下游辦親水活動。「我的願望是,有一天年輕人能以淡水河為榮,」林國棟說。

在80年代,淡水河又臭又髒,曾被戲稱為「黑龍江」,經過20多年整治,水質改善不少,人們也漸漸回到河畔活動。但159公里長的河道,仍有近3%屬於嚴重汙染,就像林國棟所說:「只剩中間的水質改善了。」

要怎麼消滅那剩下的3%?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曾晴賢表示,怕髒的香魚可以視為河川乾淨與否的指標,只要能讓香魚回到淡水河中,就代表淡水河乾淨了。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曾晴賢

讓香魚回家,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淡水河流域面積廣,所經之處共有超過800萬人居住,佔台灣3分之1人口,牽涉眾多政府單位,有水利署、環保署、高灘處、營建署,甚至還有林務局、農委會,光是釐清權責就讓人頭疼,「我們可不可以設個河川長,專門負責淡水河?」蔡玉玲建議。

先關心,再行動

但設立河川長也和消滅最後3%的汙染一樣,執行上有其難度,並非彈指間能做到。

在接近終點淡水老街時,我開始思考,這次的遊河到底帶給我什麼,而我又能做些什麼?或許,先從和親友分享遊船的經驗,邀請他們一起挖掘更多的好風光,進行更深入的認識,就像年輕新二代導演鄒隆娜所說:「我們都是迷惘中找答案的人,我希望能用紀錄片當作平台,讓大家腦力激盪,然後開始去討論淡水河。」

鄒隆娜受《CSR@天下》之邀,自今年5月起開始記錄淡水河,將在2020年4月推出淡水河紀錄片,這是她選擇為淡水河做的一件事。

你呢?你想為淡水河做什麼?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系列:復育一條河,是為了拯救一片城市。我們為了經濟把淡水河系污染成「黑」河,CSR@天下號召全民共同簽署《淡水河公約》,天下雜誌承諾持續追蹤報導淡水河水質與生態變化、要求改變,一起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1. 觀看《一個河生物的告白》淡水河紀錄片:立即觀看
  2. 閱讀《為淡水河做一件事》2020 專題報導:立即閱讀
  3. 響應《為淡水河做一件事》年度淨河活動:活動報導影音精華
  4. 簽署《淡水河公約》:立即響應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