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是血汗巧克力嗎? 跟著東尼的寂寞巧克力一起來終結童工和剝削吧!

Shutterstock

非洲奴隸似乎是幾世紀前的事情,但直到今日,仍有超過200萬名童工和農民慘遭剝削,仿若奴隸般在可可產業勞動。致力於改變產業的荷蘭巧克力品牌—東尼的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是如何改變這血汗產業的?

大人小孩都愛吃的巧克力,香甜濃郁的滋味不管是平日嘴饞還是節慶送人,都十分受歡迎,在台灣有近60億元規模的市場。但你知道,不少巧克力的原料「可可」,是透過剝削童工和壓榨農民生產而來的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荷蘭最大的巧克力品牌,同時也是B型企業的「東尼的寂寞巧克力(Tony's Chocolonely)」以合理的價格直接和農民購買可可豆,加上不斷倡議,致力於公平貿易和反對奴隸勞工與童工,要用實際行動來影響整個產業。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發言人說:「這個行業必須提高標準,對整個供應鏈負全部責任,而不僅僅是價格。」

根據東尼的寂寞巧克力2019年最新的公平報告(Tony’s Fair report)數據顯示,迦納和象牙海岸有250萬個農業家庭,生產了全球60%的可可,但卻因為父母種植可可得到的收入過少,導致210萬兒童在非法條件下工作。

據美國勞工部統計,那裡的農民每天生活費不足1美元,惡劣的環境急需改變。

以身作則,要讓巧克力沒有剝削

2005年,荷蘭的3名電視記者創立了東尼的寂寞巧克力。當時,他們發現世界上最大的巧克力製造商從使用非法童工和現代奴隸制的種植園購買可可。從那時起,他們便不斷舉辦講座、會議、訪問大學以提高大眾對可可行業中奴隸貿易的認識。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更以身作則,與位於西非的迦納和象牙海岸可可豆種植者建立直接且長期的關係,並支付更高的價格讓農民有足夠的收入,同時協助提高每公頃的質量和生產量到每年800公斤。此外,還扶植較強大的農民,為他們組織具有談判能力的團體。

在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建立的開放生產供應鏈中,每個人都相互聯繫,「我們知道,到底是誰和我們一起工作,也和農民團體一起評估童工和強迫勞動的風險。我們直接與我們的夥伴合作,了解他們獨特的個性、技術和故事,」東尼的寂寞巧克力影響力負責人保羅・斯科恩馬克(Paul Schoenmakers)說。他們同時也呼籲同業遵循開放鏈模式,讓可可豆具有完全的可溯源性,從根本解決問題,因為他們希望激勵整個行業,使100%的巧克力都沒有奴隸與剝削。

2019年10月初,他們舉辦了「重新定義,可可和顏色(Reframed, cocoa and color)」博覽會,斯科恩馬克表示:「『重新定義』是一個數位照片和故事的博覽會,目的是顯示在可可供應鏈直接的關係帶來的影響。」

不畏困難,堅持做對的事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也認為,零售商若在進貨時就做出好的選擇,不但可以提高消費者的意識,並使他們能夠決定購買什麼。例如,英國是巧克力消費量排名前5的國家,市場規模高達35億英鎊(約1400億台幣),也因此東尼的寂寞巧克力2019年初決定進軍英國。

「如果我們要改變現狀並改變行業,消除奴隸制和停止童工的現象,無論我們是6個月前還是6個月內進到英國都一樣,是使命是驅使我們做到這點。而毫無疑問地,英國脫歐將會使事情變得更加艱難、複雜,」東尼的寂寞巧克力英國經理班・格林史密斯(Ben Greensmith)接受Forbes採訪時說 。

不只是巧克力公司,更是影響力公司

10月中,致力於道德消費的美國非營利組織「綠色美國(Green America)」,以巧克力公司在供應鏈中消除童工和停止砍伐森林上的努力為標準做了1份評比。從報告中能看到不少知名大廠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像是走精品路線的歌帝梵(Godiva)獲得F,是最後1名;生產金莎巧克力的費列羅(Ferrero)和製造OREO餅乾的億滋(Mondelez)則獲得D,分別為倒數第2和第3名。

東尼的寂寞巧克力毫不意外地得到了最高等級的A,根據綠色美國表示,這代表這間企業可以解決農民的收入和童工問題,產品同時也經過有機和(或)非轉基因認證。同樣獲得A的還有西非可可農自創品牌Divine、瀕危物種巧克力Endangered Species、Equal Exchange等小品牌。

透過14年的努力,東尼的寂寞巧克力證明他們不只是一家製作巧克力的公司,同時也是一間影響力公司,就如同他們的口號:「對巧克力瘋狂,對人認真看待(Crazy about chocolate, serious about people)。」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