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希退出京都議定書 川普喊退巴黎協議 沒有美國的氣候B計畫該怎麼訂?

Gage Skidmore

科學家一再警告,再不重視全球暖化,將造成人類文明災難。隨著川普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議,似乎離噩夢又更近了一步。不靠政府,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挽回不斷失控升溫的地球?

到底還需要多少科學家的研究,才能說服世界認真對待氣候變遷的問題?

2019年11月4日,美國的川普政府正式通知聯合國,美國將退出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隔天,來自世界各地的1.1萬多名研究人員便發出了嚴峻的警告:如果人類再不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氣候變遷將會帶來「難以言喻的痛苦」,而作為科學家,他們有「道德義務如實告知」。

生活方式與氣候危機

這份最新的研究發表在科學雜誌《生物科學》上,來自150多個國家的科學家表示,氣候危機與「富裕的生活方式的過度消費密切相關」。

報告主要作者之一的菲比.巴納德(Phoebe Barnard),同時也是非營利科學組織保護生物研究所(Conservation Biology Institute)的首席科學家和政策長,她告訴CNN,報告中明確指出,決策者沒有更多迴轉的餘地,而且「我們的後代將會記得他們,因為他們拒絕承認氣候變遷對我們的文明是個嚴重威脅。」

這不是第一次成千上萬名學者聯合起來敦促人們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2016年拒絕相信全球暖化的川普上任後,2017年就宣布要退出巴黎協定;同年,來自184個國家的1.6萬多名科學家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他們當時警告:「人類和自然界正處於衝突中。」

圖片來源/Wikipedia

過了兩年,情況依舊沒有改善,這群科學家們用年僅16歲的瑞典氣候鬥士桑柏格(Greta Thunberg)的話,批評政策制定者沒有採取行動。他們還說:「儘管進行了40年的全球氣候談判,幾乎沒有例外,我們依舊維持原本的商業活動,並未能解決這個困境。」(延伸閱讀:IG 230萬人追蹤的「罷課救地球」16歲女孩 跟搖滾樂團「換粉」抗全球暖化

科學家們也列出人類若想要避免最災難性的情況發生,所需要解決的6個關鍵問題以及需要改變的措施,包括:替代化石燃料、減少甲烷和煤煙等氣候污染物的排放、減少吃肉、恢復和保護生態系統、建設無碳經濟,以及通過投資於計劃生育服務和女童的教育來穩定人口成長。

巴納德認為,這些改變不應被視為「犧牲」,而應是一種「改變讓我們感到壓力的事情」的方式。

川普:美國已經做得很好了

但川普顯然不這麼認為,最近幾個月,川普團隊辯稱,他們的政策實際上幫助減少排放。例如,2019年10月,川普在匹茲堡的演講中說,頁岩氣是減排的關鍵來源;他在7月關於環境的演說也聲稱美國在減少排放上是領導者,甚至比其國家做得更好,「巴黎氣候協議的每一個簽署國都落後於美國。」

但實際上,美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經歷幾年的下降後,2018年卻大幅上升。此外,儘管近年來天然氣的擴張減少了碳排放,取代了煤炭在電力結構中的地位,但天然氣外洩導致了另一種溫室氣體「甲烷」的排放。也有許多科學家表示,天然氣的持續擴張與巴黎協議的目標不一致。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奥(Mike Pompeo)11月4日在Twitter上宣布美國退出的聲明中表示,「美國的做法結合了全球能源結構的現實,乾淨、高效地使用所有能源和技術,包括化石燃料、核能和可再生能源。」他同時聲稱,巴黎協議將給美國經濟帶來無法承受的負擔,這也是川普的另一個不斷傳遞的訊息:他和他的政府認為民主政策與科學共識將會摧毀經濟。

關鍵的2度C防線

然而,川普團隊的這些說法存在著問題:它沒有準確反映出應對氣候變遷的緊迫性。

聯合國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2018年的一份報告警示,全球氣溫即將上升攝氏1.5度,這可能帶來一系列災難性後果,包括使數百萬人貧困,並引發大規模移民危機。(延伸閱讀:「老臉挑戰」的「變老」APP正夯 網友看地球變老的樣子

《時代雜誌》認為,美國的退出削弱了負責應對氣候變遷的國際機構。巴黎協議規定,到本世紀末,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目標是將氣溫升幅控制在「遠低於攝氏2度」。各國雖然同意這個目標,但分析顯示,這些國家的政策承諾可能會導致氣溫上升攝氏3度,特別是在美國退出後對這些機構失去影響力和參與的情況下。(延伸閱讀:最熱的時候還沒有到

此外,川普造成的眾多危機(特別是貿易戰)分散了解決氣候問題所需要的國際合作,退出巴黎協議的決定更凸顯了這點。「這對世界來說是一個可怕的信號,」曾為歐巴馬政府時期提供氣候政策方面建議的里德.舒勒(Reed Schuler)說。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沒有美國的B計劃

沒有世界超級大國的參與,想透過經濟施壓來避免全球變暖帶來更嚴重的影響將更困難。

要使巴黎協議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生效,就需要中國和印度等其他主要污染國採取行動。中國現在是全球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即使已經做出了重大承諾,但北京兌現承諾的能力仍存在問題。隨著美國的退出,其他工業化國家將不得不向這些新興大國施壓。

歐盟2018年在北京舉行了會議,以確認歐盟和中國對巴黎協議的承諾。它還提供了數百萬美元來幫助中國努力減排,並與加拿大和其他國家合作,協調數萬億美元的私人和公共財政投資在乾淨能源技術上的標準。

但到目前為止,中國一直拒絕承諾加快其最初的減排目標,該目標預計溫室氣體排放將持續增長到2030年。對於在多大程度上減少燃煤發電,就連歐洲內部都存在著分歧,因此沒有足夠的影響力得到中國更多讓步。

「歐盟是這裡的前線,這是顯而易見的。問題是,其他國家會聽歐洲的嗎?」芬蘭總統索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說。有些國家正考慮採取更多懲罰性措施,例如,法國和德國2019年提議對氣候保護政策不夠嚴格的國家徵收歐洲碳稅。

「我們會發現,第一次衝突可能是與美國發生,我認為這應該不是大家想要的狀況,」西班牙生態轉型部長德蕾莎裡貝拉(Teresa Ribera)說,而西班牙將在12月主辦聯合國氣候談判。若歐洲對從美國進口的商品徵稅,肯定會加劇與川普政府之間貿易的緊張關係,但即便多年來歐洲一直威脅要徵收這種稅,卻從沒落實過。

做好川普連任的準備

雖然美國是否參與巴黎協議最終將取決於2020年大選的結果,但該協議的支持者表示,他們必須為沒有美國合作的未來做計畫。外交官們擔心,嘲笑氣候科學是騙局的川普,將開始積極對抗全球放棄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等導致地球變暖的化石燃料的努力。

因此,有些人正在為川普政府連任的可能性制定策略。歐巴馬政府前氣候談判代表、曾參與巴黎協議談判、目前在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工作的怡藍.斯特雷特(Elan Strait)說:「因為2016年(川普當選)時,大家都措手不及,我們希望這次能做好準備。」

美國的環保人士正敦促各州、城市和企業減少排放,轉向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數百個地方政府和企業在一場名為「我們仍在行動(We Are Still In)」的運動中做出了減排承諾,該運動希望向世界表明,美國人支持巴黎協議,即便川普政府並不支持。但這些承諾是自願性的,也沒有一致的方法來計算他們的努力,如何向歐巴馬承諾2025年減排28%的目標邁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城市、國家、企業在談判桌上還沒有一個正式的位置,但是巴黎協議能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的聲音被聽到,他們會讓我們持續前進,直到我們有一個總統將面臨氣候危機和公眾的健康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前紐約市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在一份聲明中說道。

布隆伯格啟動了「美國承諾(America’s Pledge)」計劃,追蹤美國城市、州和企業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所做的努力。他還宣布,市長、州長、執行長和環保領導人將主持一場「美國氣候大會」,並在下一輪氣候談判中,承擔美國代表團扮演的角色。

國際上也在努力。雖然巴黎協議的重點是各國政府,但曾擔任法國氣候變遷大使參加協議談判的勞倫斯.圖比亞納(Laurence Tubiana)表示,州、省、企業和其他方面的行動正在推動一些最具體的變化。他認為面臨的挑戰將是如何把所有承諾,轉變成能夠逐步減少全球排放的體系,「無論美國方面發生什麼,即使民主黨候選人當選,我們也必須準備好一個架構。」

即便美國退出,仍被允許參加談判並參與進程,只是會被降級為觀察員。蓬佩奧在Twitter上表示,美國會在全球暖化的國際討論中保持發言權,「我們將繼續與全球伙伴合作,增強應對氣候變遷影響的能力,並準備和應對自然災害。正如我們過去所做的那樣,美國將繼續研究、創新和發展我們的經濟,同時減少排放,並向我們在全球的朋友和夥伴伸出援助之手。」

有分析人士警告,即使美國在2020年由民主黨勝選,也不代表就此沒問題,巴黎協議是在民主黨執政期間加入、在共和黨執政期間放棄的第二個全球氣候變化協定,第一個則是共和黨的小布希使美國退出了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

曾在歐巴馬政府擔任國務院氣候變遷特使的潘興(Jonathan Pershing)表示,重新加入巴黎協議的民主黨人可能會提出具體的政策,表明美國打算如何擺脫化石燃料。他說,即便如此,其他國家也有理由擔心,支持氣候行動的鐘擺可能會在另一個選舉周期再擺回來。如何克服這件事情,會是美國很大的挑戰,也是影響全球氣候變遷的重大關鍵。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