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嗎?矽谷當紅的人生教練 幫你找回眼神中的光

「最_的一年」找來十幾位故事主角,用影像紀錄他們的一年,然後預計以一個故事一間房間的方式展覽。

SyndAvant臉書

對生活感到滿足,還是迷惘呢?微亮計畫創辦人許恆愷從美國矽谷帶回當紅的「人生教練(life coaching)」,從自己找人生答案到幫朋友找人生答案,試圖幫人們找到真正想做的事、找回眼裡曾因熱情而閃爍的光芒,這不僅成為他的事業,更希望藉這樣的改變,凝聚讓社會變好的氛圍。

出社會後的你,懷著滿腔熱血想要有一番作為。但當日常被工作占去1/3的時間,想起理想與正在做的工作,你仍能保有熱情,眼神還能散發光芒嗎?在台灣,有個團隊用國外流行的「人生教練(life coaching)」模式,試圖協助迷惘的人釐清自己,進而找到人生可能的新方向,這個新創設計團隊名叫「微亮計畫」。

取名微亮計畫,是因為創辦人許恆愷發現:「當人說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時,眼神會亮起來。微亮,就是眼神裡的光。」

透過探索、行動找出人們眼神發亮的秘密,是微亮計畫的核心。圖片來源/微亮計畫臉書

微亮計畫有3種模式,第一個是1對1教練。透過一次次的面談,許恆愷會引領學員找到答案,「life coaching並不是給答案,是要專注當下去感受學員,問關鍵問題,再由學員自己整理答案,接著聚焦,然後行動。」

一對一教練 幫陳凱翔創了One-Forty

許恆愷最常舉的例子,是關注東南亞移工的非營利組織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的故事。

陳凱翔原本的工作壓力大到讓他無時無刻都擺脫不了,因此沒辦法好好思考未來。許恆愷要陳凱翔先把周六空出來,然後開始設計那一天的生活,從在哪吃早餐,到下午要做什麼,統統都規劃好,先讓陳凱翔一個星期中能有很期待的一天。

幾周後,因為有了期待的一天,陳凱翔生活開始發生變化,也有力氣去思考真正想要做的事情。過程中,關心東南亞移工議題的陳凱翔試過3、4個計劃,最後才決定以One-Forty形式繼續他的行動。

雖然1對1教練的效果好,但能接觸、幫助的人少,收費對年輕人來說也相對有負擔。為了讓更多人能參與,第二種的工作坊、第三種的各式一晚主題活動(Project night)緊接著推出。

工作坊讓業務員轉行做偏鄉教師

以微亮計畫工作坊為例,透過2天的設計,來協助人們找到想做的事情。許恆愷認為,在這個時代,很難一輩子只做一種事,因為有太多新的機會還沒被創造出來。

因此,微亮計畫工作坊協助學員從記憶中找線索,然後拼起來,讓學員整理出當下最好的答案,接著去做目前覺得最想或最有可能做的事。經過這樣的累積,生活會變得很精采,許恆愷說:「三不五時問自己、提醒自己就會發現,真的很喜歡的事,同樣的問題會給出類似的答案。」

許恆愷透過各式工作坊,試圖解決人們常遇到的困境。圖片來源/微亮計畫臉書

工作坊第一天,透過不同題目讓學員們盡情討論,像是:「你有過很累但很開心的感覺嗎?」把過去經驗的細節挖出來找線索;又或是,「如果到80歲,有哪些想分享的故事?」讓學員放膽亂想,藉此把可能性、主題和方法找出來。許恆愷還要求:「講的過程,如果看到對方真的很興奮,旁邊的人要跟他說;因為有時候,說的人沒什麼感覺,但旁人可以感受到不同。」

第二天則是「聚焦」,找出核心的脈絡、在乎的事,然後去想像有哪些不同的可能性,再把時間軸攤開來,聚焦到馬上能行動部分。曾有學員因此辭去教職,也有業務員決定要當老師,還選上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的教師,重新定位人生。

主題之夜讓下班變值得期待

第三種形式,則是透過一個晚上的主題活動,調整生活節奏。各種主題的靈感,有時是來自許恆愷的生活周遭。

例如:「下班後的生活」的起源,是許恆愷和朋友聊天時發現,朋友們每天最開心的時光是中午吃飯時而非下班後。於是他仿造協助陳凱翔的模式,開始設計「下班後的生活」,他說:「有些人上班時間不開心,下班後也不開心,那至少可以先從下班時間開始調整,讓下班時光變成值得期待。」

許恆愷也發現很多人都知道有該做事,但卻有不想做的「拖延症」。於是他發起「出社會後的晚自習-Project night」,要求在2個小時內只做需要做的事。許恆愷說,第一步是把事情拆得很細,讓每一步驟在5分鐘左右完成,然後再去檢視是否有進展,「只要夠安靜或是伴著輕音樂,塑造出可以專注的氛圍,三、五分鐘後就會上軌道。」這也是一個辦過很多次,他自己也很需要的活動。

不走本科專長,問問題找自己

接觸life coaching前,許恆愷就讀生物醫學工程與環境科學系,畢業後到美國攻讀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讀碩士時,有天在研究室準備報告,許恆愷看到海嘯的新聞,看著車子在海上浮沉,一種無力感湧上,「正在準備覺得很重要的期中考,但全世界可能只有我在意,說不定連老師都不太在意,」他自省,「到底我可以做些什麼?我到底能幫這世界些什麼?」

2012年回到台灣,許恆愷選擇到與所學無關的TEDxTaipei工作。沒想到出社會一段日子後,跟朋友的聚會變成了抱怨工作大會。而他也因為明明有很好的學歷,工作卻與所學無關,時常迷惘、找不到自己的專業所在。於是許恆愷開始想,有沒有辦法把所學變成真正想要做、想努力的方向?

結束工作後,許恆愷跑去祕魯旅行、放空,思考到底要做什麼。旅程中,他經常搭8小時以上的長途巴士,在漫長的車程中,他讓自己胡思亂想,不斷問自己問題,也試著去回答。

回台後,許恆愷將思考過的問題整理成題庫,也寄給朋友。有些人告訴他,想這些問題的時候可以反思;也有人驚覺,原來自己過的這麼不開心。

找出你眼神發亮的秘密

後來,他將這題庫命名為「眼神發亮的秘密」,2014年5月以此在寶藏巖舉辦小型工作坊。短短幾小時,參與者互相問答,整理出平常想不到的想法。更發現,有時不是想不出而是不願想,透過工作坊還能逼自己面對。

許恆愷舉例,題庫有個練習寫自己的悼詞的設計,明知道是好的練習,但因為覺得很沉重,他拖了3個月就是不想寫。可是在工作坊和伙伴們一人發一張紙,15分鐘內都寫完了。

同年,許恆愷決定到創業聖地矽谷朝聖,他把工作坊的問題翻成英文,還參加了兩次創業競賽。有朋友看到他翻成英文的題庫,便介紹他「life coach(人生教練)」這種職業,開啟他的另一扇窗。

許恆愷開始參加相關的培訓,過去理工的訓練也讓他在釐清脈絡、設計邏輯上具有優勢;加上前一份工作曾訪談過48個人,培養了訪談技巧和臨場應對、專注的能力,也讓他更容易上手。

從找自己人生答案到幫人找人生答案

在美國學習過各種Life Coaching的技巧、工具,也累積實戰經驗後,2016年許恆愷再度回台。

他從1對1教練開始,重新了解台灣人的煩惱、想要的事,接著辦不同的工作坊。第一個就是將過去在美國辦的線上活動—「築夢者計畫」轉變成實體工作坊,從行動、情緒、理解三方面下手,把夢想當成一個計劃,並設法去實現。然後陸陸續續開辦其他的工作坊、活動至今。

許恆愷會在工作坊、聚會中利用學到的life coaching技巧,讓與會者腦力激盪,找出可能的答案。圖片來源/微亮計畫臉書

一開始只是想幫自己找答案,後來做了幫別人找答案的工作。許恆愷找到自己的答案了嗎?他回答,當他看到原本卡住的人,眼神亮起來的瞬間,再見面時分享新進度雀躍的模樣,就覺得值得了。

他認為:「每個人都有潛力,當社會上愈來愈多人把自己想要做的事做出一些成果,整個氛圍會變得很不一樣。」

辦展覽,要讓故事影響故事

2018年他和伙伴決定籌辦「最_的一年」的展覽,目標是幫助一些人改變人生方向。當年7月他們先找來10幾位故事主角,參加2天的工作坊,結束後錄一段影片給未來的自己。2個月後再回來看,並將主角們觀看的模樣拍下來,接著問他們:「上次說的事,後來怎麼樣了?」訪談完成後,再錄影片給2個月後的自己。

「剛開始脈絡不明顯,有些漫無頭緒,但半年後,重點浮現了。」許恆愷舉例,有位新創公司創辦人把公司收起來,找了生平第一份領薪水的工作,下班後繼續參與新創,結果一頭栽進社會議題,還跟朋友成立團隊一起推廣如何與非同溫層對話。

紀錄一年多,有些人覺得真的能更認識自己,因為都是自己講出來的話,看著那些影片,完全沒有藉口可以逃避。許恆愷強調,有時候沒做到也不用對自己失望,因為也許原本在乎的事情真的沒這麼重要,而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這些累積下來的素材,就是「最_的一年」展覽要呈現的,「我最希望的是故事影響故事,當你看過別人故事後,覺得自己可以去嘗試,展開新故事。」

微亮計畫預計將一個人的一年濃縮在一間房間,房內呈現故事的關鍵脈絡,像是故事主角們經歷的選擇、轉折點、做很在乎的事會遇上哪些挑戰等,讓看故事的人可以進入情境中,並從中獲得啟發,然後行動。

別忘記,自己才是人生主角

許愷恆認為,每個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人生劇本也是邊寫邊改,但我們卻常常被生活推著走,忘記自己是主角,他建議:「再困難、再累,也要把自己當成主角,行為跟念頭就會不同。」

不過,因為沒人辦過類似的展覽,該如何宣傳讓團隊很頭痛。許恆愷不希望這只是一次性的活動,「我真的很希望『最_的一年』的形式可以每年舉辦,讓大家知道你身邊隨時都有故事在發生。」

展覽辦完後,他預計把故事剪成影片做線上策展,接觸更多人;同時建立「煩惱資料庫」,搜集煩惱,整理出2、30個容易卡關的點,然後分享分析和解法,最終目標是讓10個故事變成100個,甚至更多,「如果我們可以累積起來,未來這個資料庫、素材,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