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再生能源憑證成交比只有5%,為什麼這間公司就佔了三分之一?

Shutterstock

減碳議題日益成為主流,當蘋果等國際大廠要求供應鏈使用綠電,台灣的供應商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找綠電。再生能源憑證,是企業證明使用綠電的方式之一,經濟部標檢局更成立再生能源憑證交易平台,但事實上只有不到5%的憑證成交,困難出在哪?供不應求的難題如何解?

近年國際大廠如蘋果、Google、星巴克、微軟等紛紛加入國際再生能源倡議組織RE100,宣示以100%使用再生能源為目標。(延伸閱讀:百分百再生能源救不了地球

但讓人想不到的是,台灣買最多再生能源憑證的,居然不是蘋果供應鏈成員,而是做電子標籤和電子閱讀器的元太科技。

根據元太科技揭露,至今年4月為止,共累積購買近千張再生能源憑證,為國內認購再生能源憑證數量最多的企業。

再生能源憑證中心統計,2017年5月起,至今已累計產生超過71000張再生能源憑證,但成交張數僅3600張,僅佔所有憑證不到5%。主要是因為大多數的業者發綠電產生憑證後,都優先保留自用,而傾向惜售。

這3600張成交的憑證當中,就有千張是由元太科技買下,佔了近三分之一。元太主要生產電子紙標籤,全球已有1億個元太的電子紙標籤,主要在德國、美國、台灣與中國大陸的超市與賣場,還應用在台北與日本鐵道的智慧站牌。

為什麼元太科技要買這麼多再生能源憑證?

原因之一,是觀察到他山之石。元太科技總經理李政昊曾外派揚州,發現中國政府對企業的環保要求愈來愈高,當時接觸到碳稅與再生能源憑證議題,也希望與國際要求接軌。

再者,元太在桃園的廠區不大,難以自建綠電發電設備。早在2017年,台灣剛開始推動再生能源憑證,還沒有很多企業注意到時,就開始大量購買。

其實,還有個沒有明說的原因,是他們希望未來可以做到RE100大客戶的生意。

像是元太目前正在與全球知名連鎖通路談合作,該公司就是RE100成員,承諾在2025年前要達成所有供應商使用百分百再生能源。而元太未來也不排除加入RE100。「目前還沒有大客戶來要求,但是總有一天,大家都要加入的,因為這是世界趨勢,」李政昊說。(延伸閱讀:一半電力來自再生能源 葡萄牙能,為何台灣不能?

但如今,太多台廠要達到國際客戶對使用綠電的需求,讓元太有錢也買不到憑證。李政昊就說,因為有太多企業搶著要買,讓再生能源憑證今年價格飆漲。

元太科技的電子紙具有比LCD螢幕省電,又能隨時變換內容的特性,獲得德國行李箱品牌Rimowa採用作為行李箱的智慧標籤。(王建棟攝)

憑證中心平台年初揭露,欲購買憑證者多為科技業、金融業等有社會企業責任需求者。元太科技欲購買6百張、台灣大哥大欲購買數量更高達5千張。

蘋果Airpods供應商之一的華通電腦,就為了綠電要求頭痛不已。

「Apple要我們買100%綠電,但在台灣真的是沒有地方可以買,」一位華通工程師皺眉頭說。「現在有綠電憑證的電只有5000萬度,但光是我們一家公司,一年就需要一億度,完全供不應求。」

就連台灣第一家獲得再生能源售電業執照的陽光伏特家,也面臨無綠電可賣的窘境。

「拿到綠電售電業執照只是開始,能夠真正賣出第一度綠電,才是最大挑戰,」陽光伏特家共同創辦人陳惠萍說。

陽光伏特家是台灣第一個公民電廠募資平台,上線3年多至今擁有200個小型太陽能電廠,透過群眾募資與台電簽約躉售的方式,讓一般人也能參與太陽能電廠建置。(延伸閱讀:科技突破 太陽能熱能釋放可儲存十年以上

陳惠萍自己都說,有綠電購買需求的企業愈來愈多,但為何還沒有綠電可賣?問題主要出在供給端,目前對絕大多數再生能源發電業者來說,跟台電簽20年躉購電價,是最能保障的收益的選項。如果要把綠電交給陽光伏特家轉售,風險較高,誘因相對低。

好比說一位農場主人,如果已經跟大集團簽了20年保價契作合約,要他中止合約,轉而跟另一家中盤商簽一年的收購合約,權衡風險之下,除非農場主人特別有理想性,否則不太容易選擇後者。

「很多企業跟我們說,我需要幾百萬度的綠電,你可以給我多少?」陳惠萍說,陽光伏特家目前還在跟台電與再生能源案場談論跳出躉售合約後責任義務的歸屬,預計最快要到明年第一季,才能真正達成第一筆綠電轉供的交易。

未來要如何讓綠電的供需更加平衡?

陳惠萍提出兩項建議。

第一,是開放一般表燈用戶購買綠電,搭配電證分離。目前標檢局的再生能源憑證中心,傾向電證合一,是因為台灣的綠電交易制度才剛起步。

但她認為,許多國家已採用的電證分離,將更有助擴大綠電在台灣的打擊面。因為把綠電的電力和憑證分開,讓需要電的一般人買電、需要憑證的企業買證,將有助於降低綠電售價,讓大眾願意購買綠電。否則以目前一般家庭每度2.4至2.6元的電費,超過4元左右的綠電誘因並不大。

「現在政策一直在處理企業買綠電的需求,雖然科技業很重要,但真正的能源轉型應該是讓每個人都可以支持對環境友善的電力,」陳惠萍認為,如果綠電交易永遠只有企業參與,綠能無法真正普及。

但這需要完善配套,也就是用智慧電表等技術來檢核、管控綠電與憑證分別的去向為何,避免重複計算。

第二,她認為應該要計算電力使用的外部成本。「大家現在覺得再生能源價格偏高,是因為沒有算到對環境的好處,」陳惠萍認為,如果把燃煤發電的外部污染以及排碳的成本算出來,就會發現煤電成本其實並不低。

目前,台灣對於綠電的需求,主要是由科技業供應鏈所驅動,因為牽涉到外銷訂單、企業競爭力與CSR報告。但唯有將再生能源的市場擴大到一般消費大眾,才有助於綠能真正在台灣普及。而這些改變,有賴於電業法與再生能源憑證制度的修改。(責任編輯:陳郁雁)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為淡水河做一件事 @CSR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