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憂鬱症卻愈來愈普遍 冰島決定捨棄GDP

43歲的冰島總理雅各斯多蒂爾表示,「我才不想跟後代說,我們寧願拯救資本主義!」

Getty Images

50年前,競選美國總統的羅勃.甘迺迪有句名言:GDP「可以衡量萬物,但不包含那些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但直到今日,拚經濟仍然是檢驗政府的重要依據。不過,有三個小國,已經組成「幸福經濟政府」,決定要給人民另一種未來。

蘇格蘭、紐西蘭、冰島。三個進步的OECD小國,正在帶頭推動一場寧靜革命。

去年,他們宣布組成「幸福經濟政府聯盟」,誓言超越GDP至上的傳統經濟思維,要讓人民的「幸福感」成為一國施政是否成功的最主要依據。

今年5月,紐西蘭的阿爾登政府公布了「幸福預算書」,成為全球第一份依據國民幸福指標來規劃財政的預算報告。

7月,蘇格蘭首席部長斯特金女士在TED發表演說指出,面對日益分裂和不平等的世界,各國政府不能光談經濟成長,必須更加關注人民的福祉和健康。(延伸閱讀:經濟愈成長,人民真的就愈幸福?

12月初,冰島總理雅各斯多蒂爾(Katrín Jakobsdóttir)在英國智庫演講,強調從氣候變遷、全球化到新科技,我們迫切需要變革性的新想法來應對挑戰,而推動幸福經濟,就是往新思維、新模式踏出的第一步。

「我們正在努力打造另一種未來,著眼於當代和後代福祉的未來,」43歲的雅各斯多蒂爾說。以下是她的演說重點整理:

今年8月,我踏上了一趟奇特的旅程。

在愛爾蘭前總統瑪麗.羅賓遜以及一群藝術家、科學家和氣候活動家的陪同下,我們徒步登上了冰島西部高原的OK山頂。只見斑駁的積雪,圍繞著一座火山口小湖,看來很美麗。

但在看過這裡原來樣貌的人眼中,這種美景卻讓人感傷:那天,我們去到那裡的目的,是為了向已經消失的OK冰川(Okjökull)告別,並見證氣候變遷造成的不可逆影響。

向消失的冰川告別

眾所皆知,冰川會隨氣溫的自然波動而擴大或縮小,然而我們眼前看到的,卻是人類行為導致的結果。OK和冰島其他冰川具體顯示了一個迫切的全球問題。

地球上有將近20萬個冰川,其中大多數可能很快就會成為歷史,而這會破壞大部份人類的水源供應,並導致海平面上升,威脅到世界各地的沿海社區。冰川融化只是問題的一部份,未來的災難還會更多。

面對氣候危機,《巴黎協定》提供了應對的架構和目標,但另一方面,氣候行動不能單靠某些補救措施或政策,還必須考慮到社會因素,否則就會發生類似法國黃背心運動這類的反撲。

窮人本來就容易受到氣候變化衝擊,而沒有配套的氣候政策更可能使他們遭受更大的打擊。所以除了氣候行動,我們還需要社會和經濟改革。(延伸閱讀:觀光崩潰、經濟奇蹟喊停 冰島發生什麼事?

全球化為某些地區和某些人帶來了財富,但也使其他地區的人失去了財富。新科技帶來了同樣的衝擊,隨著第4次工業革命即將改變人們的工作、教育和生活,我們不能指望民粹政客認真回應弱勢族群的需求;我們需要的是調整經濟結構,不僅解決氣候危機,還要解決不平等。

這正是當今政治上最具挑戰性的任務。我們迫切需要變革性的新想法,就像歐美近來都出現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呼聲。

他們試圖從1930年代的羅斯福新政和二戰後歐洲的各種社會計劃(例如英國的國民醫療服務、法國的社會住宅、北歐的福利模式)尋求靈感。這些都是宏偉又大膽的想法,都是要追求全民的共同利益。

50年前,競選美國總統的羅勃.甘迺迪說過,GDP「可以衡量萬物,但不包含那些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然而,即便以GDP為主的衡量法存有明顯的缺點,主流經濟學依舊只看量化指標,一味追求成長,卻不管成長要如何實現、付出何種代價。

經濟政策必須讓人民幸福

為了超越這種狹隘思想,我的政府決定加入由幾個小型國家組成的「幸福經濟政府」(Wellbeing Economy Governments)聯盟,成員除了冰島,還有蘇格蘭和紐西蘭等,希望以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為基礎,打造出21世紀全新的經濟思維。(延伸閱讀:最幸福國家芬蘭的神祕力量:Sisu 本事不夠別嘗試

聯盟的重點,除了分析現有經濟模式的缺失,還要致力於建立另一種未來:著眼於當代和後代福祉的未來。主要目標之一,是確保經濟政策有利於人民的集體幸福,也就是說,不只看一國人民有多富裕,更要看人民有多幸福和健康;從福祉(而不是金錢指標)的角度,來追求生活品質。

若以傳統的經濟和社會指標來衡量,冰島表現良好,2012年到2018年的年均經濟成長率超過4%,失業率則不到4%。同時,受益於進步的托兒和育兒假政策,我們的女性就業率高於其他OECD國家的男性就業率。

但是,儘管冰島的所得不平等低於其他OECD國家,貧窮問題並未消失。因此,我的政府正在推動許多長期計劃,確保冰島人民的福祉得到提升。最主要的一項,是大量投資於社會基礎設施:醫療、福利和教育。

另外還有一項雄心勃勃的氣候變遷行動計劃,包括碳稅、糧食安全、濕地復原、鼓勵對氣候友善的技術和創新等30幾項新措施,鎖定在40年實現碳中和。

最重要的是,我們從經濟、環境和社會等領域,訂出39項指標來追蹤幸福經濟的進展。紐西蘭於今年公布全球首份「幸福預算書」(wellbeing budget)後,冰島也正在制訂類似的預算書。

初步的規劃,是把國民幸福放入下個5年期財政政策報告中,並在明年春天公布。將來我們會依據幸福的優先順序,來規劃預算,目前已經訂出了幾大優先領域,有些領域(例如降低碳排放)的量化指標很明確,但也有很難衡量的,例如心理健康。(延伸閱讀:hygge生活 丹麥人的幸福密碼

心理健康列入優先要項

儘管冰島跟其他北歐國家一樣,被聯合國評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我們卻擔心民眾的憂鬱症愈來愈普遍。跟北歐鄰國相比,冰島人使用更多抗憂鬱藥物,重度憂鬱症也更常見。

所以,我們希望採取有效的策略來提升幸福感,以便降低憂鬱症的發生率,減少對於抗憂鬱藥物的依賴。具體做法包括改進心理健康服務;藉由運動和藝術等活動,加強預防。另外,其他幾項幸福優先目標,例如提供住房保障、改善工作與生活平衡等,也有助於減少憂鬱症。

實現幸福經濟,需要新思維。我們必須重新定義目標和價值的優先次序,努力找到經濟、社會和環境之間的微妙平衡。

追求永續發展,一直是我個人的從政目標。2002年,我踏入政壇,參加雷克雅維克的市議員選舉。那個年代,當我跟教室裡的學生談起永續發展時,所有人都在我面前呼呼大睡。但現在不一樣了,碰到的每個冰島學生都非常關心永續議題,他們都要求我做更多、跑更快。(延伸閱讀:南太島國的虱目魚沒了 台灣如何靠養殖技術,做氣候外交?

我1976年出生,在雷克雅維克的公寓大樓裡長大,在那裡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學會如何跟人打交道,這其實也是我從政的初衷,因為我喜歡與人互動。

回顧過去,我深切感到世界正在快速變化,祖父母一代生長的世界,早已跟我們這一代的世界非常不同;想想看,我們的孫子女將來又會面臨什麼樣的世界、什麼樣的挑戰?

這個問題,值得每個眼中只有選舉任期(通常很短)的政治人物深思。他們都該把眼光放遠,想像一下,如果將來他們的孫兒問到,「當年你為什麼沒有拯救地球?」要怎麼回答?我才不想跟自己的後代說,因為我們寧願拯救資本主義!

推動幸福經濟,是想在充滿挑戰的時代,做對的事。我對這個計劃有堅定承諾,也相信幸福經濟聯盟將為歐洲及其他地區的綠色新政發展,提供關鍵參考。 (責任編輯:曹凱婷)

(本文轉載自《天下雜誌》,授權《CSR@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