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天下鼠年選書】人類可以為永續發展做些什麼? 將資源價值極致發揮的五種商業模式

Shutterstock

好主意,更是好生意。

仰賴原物料的製造業,缺料時得關閉生產線,導致營收下降。飛漲的原物料價格,也會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企業不能永續的運行模式,帶來的環境衝擊和對資源的依賴,也會影響企業無形的品牌形象。營收下降,成本上升,無形資產受損,這三項因素讓企業的危機感越來越深重。

地球上不能再生的金屬、礦物、石化能源,已經趕不上工業社會的飢渴需求。而大自然可以再生的資源,例如土地、森林、河流則快速超載,地球的極限即將到來。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委員會(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美國國家氣候評估機構和其他研究機構紛紛指出,現行經濟成長模式在各大洲都造成危害。全球知名企業顧問公司埃森哲(Accenture)研究顯示,除非翻轉現行趨勢,否則原物料價格的波動將引起供應鏈斷鏈,造成未來二十年對倚賴稀有自然資源甚深的企業與國家上兆美元的損失。

循環製造、最佳使用、價值回復

企業如何找到通往新成長時代的祕密通道,解碼並挖掘現有價值鏈中隱含的巨大潛力?

終極的武器,是最大化資源價值(value)。

若依照產品一生歷程來看,可分成創造價值、維持價值、保留價值等三階段。對企業而言,從線性經濟轉型到循環經濟,等於從追求「量」轉變到追求「質」。也就是說,企業的利潤來源,從賣愈多賺愈多,轉變為創造讓產品愈長壽、達成資源循環的商業模式。

過去在線性經濟的模式裡,企業家、工程師、設計者從地球開採資源,精煉過後組裝成產品,再透過物流送到消費者手中。到消費者手中之前,產品一路被加值,價值來到頂峰。可惜的是,一旦經過消費者使用,產品價值就劇減。生產者因此爭相設計出愈來愈「短命」的產品,這樣消費者才會經常汰換,生產者也才能繼續出售愈來愈多的新產品。大部分被使用過的產品則直接掩埋或焚燒,產品價值迅速被摧毀(如圖12)。從原材料製造,到耗用能源、加工成消費產品的過程所投入的能源、資材、人力的價值,在棄置的同時消失殆盡。

在嶄新的循環經濟思維中,一個系統的廢棄物就是另一個系統的資源,盡可能將產品的價值維持在最高點,不走下坡,甚至產品的原材料還能升級回收,創造更高的價值。在產品的三個階段:製造、使用、回收,都有各自產生循環經濟的新方式:循環製造、最佳化使用、價值回復(如圖13)。

推動產品走向價值上坡的第一步,是「循環製造」。用最少的原物料,包括使用再生能源、可生物分解及可被回收的材料,並設計出更耐用、模組化、易於維修、價格合理的產品,以減少對資源的倚賴。

在坡的頂峰維持價值的策略,是「最佳化使用」。企業嘗試提供服務來為產品延長壽命,或者增加產品的生產力。其中一個方法是,企業提供的是產品和服務的整合。例如,以租代買、使用者付費、以產品成效計價、共享平台等等的新商業模式。這些模式除了讓企業對資源有更多的掌控權,更可讓企業不單靠製造生產獲利,還能利用各種服務為企業創造新價值。

以手機為例,過去,不管是蘋果公司、三星電子或是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全球手機產業鏈裡的知名生產者,都依循以賣手機為主要營收來源的獲利模式,也都預設消費者必須「擁有」產品的立場。

但以循環經濟思維來看,我們需要的不是「擁有」那台手機,而是使用手機的功能。如果手機的生產將未來租賃的運用模式考慮進去,生產者會致力設計出更耐用的手機,以減少維修的服務成本。巧妙的是,當消費者的角色從「擁有者」轉換成「使用者」時,使用的反而可能是更耐用、功能更好的手機。生產者也更有動力回收被使用過的手機,讓每個零件都可以重新被修理再利用到回收。這樣的概念不只適用在手機上,也可運用在照明、家電、紡織、鋼鐵、化學產業等。

當產品經過使用後走向價值下坡時,回復價值的步驟可以減少價值流失。價值回復包括修復零件、買賣二手商品、回收再利用與再製造等。

好比說,生活中處處都有使用過的資源可以回復再利用的機會。這些寶藏埋藏在人類製造的廢棄物之中,像是廢輪胎中的碳黑材料、都市廢水中的磷元素、牡蠣殼的碳酸鈣成分,如果能夠有規劃地收集這些廢棄物,為廢棄物找到適當的技術,回復到原生的資材品質,這些原料的元素價值就得以保存。

除此之外,來自大自然中的「仿生」概念,也是值得重視的商機。大自然存在不少智慧的結晶,透過向大自然學習,可以找出更天然的資源運用方式。想像一下:為什麼蚊子用針頭吸取血液時,我們常常毫無知覺,但在醫院打針時卻疼痛不已?為什麼大自然的水是乾淨的?愈是曲折的河川漩渦愈多,淨化的能力也愈強,我們能否從河道漩渦的淨化作用得到啟示?大自然中的蛛絲馬跡所隱藏的智慧,或許可以提供我們永續發展、循環經濟思維的另一個方向。

每一家企業,都可以先找到自己在價值坡的位置,一邊認出找到切入循環經濟的機會,一邊形成自己獨一無二的循環商業模式。

五大循環經濟商業模式

要達到循環製造、最佳化使用、價值回復這三個目標,企業需要從價值鏈中的商業模式下手,協調管理資源的使用與流動。

埃森哲公司研究了一百二十多家公司後,在二○一四年發表了一份「循環優勢:不需挑戰成長極限、創造價值、創新商業模式與科技」報告,提供具有參考指標的架構。報告中分析了產品從採購、製造、銷售、使用、壽命終點、逆物流的整條價值鏈中,蘊含的五項循環經濟商業模式:

. 循環供應(Circular Supplies),提供可再生、可回收、可生物分解的資源。
. 資源回復(Resource Recovery),把廢棄物轉換成資源。
. 延長產品與資產壽命(Product Life Extension),透過修理、升級、再製造、再行銷來維持產品的經濟效能。
. 共享平台(Sharing Platforms),分享閒置的空間和資源。
. 產品即服務(Product as a Service),以租代買(見圖14)。

在接下來的章節,這些商業模式會被進一步的解釋。

在公司體制最早出現的歐洲,已經辨識出這些價值鏈中的巨大價值。歐盟強調,循環經濟可以為歐洲企業省下高達六千億歐元的經濟效益。在芬蘭,芬蘭創新基金與麥肯錫共同研究後發表報告:直到二○三○年,循環經濟將可以為芬蘭帶來每年十五億到二十五億歐元的經濟機會。英國的永續發展組織綠色聯盟(Green Alliance)也指出,再利用與再製造將為每一千噸材料創造八到二十份工作,比起傳統只是回收每一千噸材料創造五到十份工作,來得更具創造性與成長性。歐洲的政府體認到,循環經濟不只是個好主意,更是門好生意。

做對的事,不只是把事情做對

產品重新設計(Product Redesign)

根據英國The Great Recovery 計畫統計,製造業約九成的材料,在製成產品的過程就變成廢棄物浪費掉。製成產品後,有高達八成的產品,在剛開始使用的六個月內被丟棄。

由於消費者的偏好,加上法規、技術、商業模式以及產品設計等種種因素,產品多半很快就走到生命盡頭。追逐千變萬化的時尚同時,很多產品在生命週期結束前就被棄如敝屣。另外一種預謀浪費「計畫性汰舊」,則是企業和設計師故意設計出不耐用的產品,好刺激新產品銷售。

用更低成本達到更高品質

產品重新設計是循環經濟不可或缺的核心思維:以更低的成本,善用再生材料,達到更高的產品品質。循環經濟權威機構英國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提出,循環經濟裡的設計應該遵守四個方向。

第一,產品設計不該只思考產品,更重要的是如何與周圍的系統,包含商業模式、逆物流及回收系統接軌。

第二,生物材料和工業材料有不同的循環方式,在設計上應該就要定義出明確的循環路徑,不能混在一起。當然,選擇無毒的材料很重要,這樣才不會讓有毒的材料在地球上留存。

第三,生物材料要能安全的回歸土壤。第四,盡其所能地將工業材料的價值保留下來。產品重新設計時,要顧慮到的細節很多,包括盡量使用夾扣或開關代替膠水或焊接工法,以方便組裝、以利拆卸,以及進行再製造。設計時,也要減少零組件數量,避免採用太多樣複雜的塑膠材質等等。

更重要的設計準則是:回到消費者,傾聽客戶真正的需求。比起購買嶄新的物品,當代的消費者也許更在意對健康的影響、對生態的衝擊力、產品資訊的透明度、廠商提供的售後維修服務等等。找出品牌的價值,以設計提高產品在顧客心目中的價值,並與顧客建立長期而穩定的關係。如此一來,可以避免掉進計畫性汰舊的陰謀,也確立顧客對品牌的忠誠與信賴(見圖15)。

什麼是公平手機?

來自荷蘭的Fairphone(公平手機)認為,只有減少「線性生產」模式,Fairphone 才能真正做到對地球與消費者都公平。

Fairphone 的方式就是將手機「打開」,一切透明化。一方面,Fairphone 將公司收益在網上公開,也將每支手機販售的價格結構透明化,讓消費者了解每一分錢花在哪裡。另一方面,則是將手機設計成使用者可自行打開手機維修,需要更換的零件可以在Fairphone 開設的網路商店買到(見圖16、17)。

在美國,明尼蘇達、內布拉斯加、麻薩諸塞、紐約等四州,開始考慮採用「維修權利」修正案(Right to Repair),要求電子製造業有義務提供公開透明的維修資訊。因為消費者不論選擇自行修理或到店家維修,都應該有權利選擇維修自己的手機。不過,包括蘋果公司和電信大廠威訊無線都大力遊說抵制這個法案,確保能從販賣新手機與新機綁電信合約中繼續謀利。

「如果你不能打開你的手機,你就不曾擁有它,」Fairphone 創辦人貝斯.范.阿貝爾(Bas van Abel)強調。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第二代公平手機採用高規格主機板,讓使用者可以將舊元件更換成新元件。零件在設計時使用物理性連結,避免使用黏膠,使其容易拆解、維修及回收。在材料的選擇上,避免融合金屬及多樣材料,增加可回收的比例。此外,Fairphone 從每支手機收益中拿出三歐元,與荷蘭「封閉循環」(Closing the Loop)組織合作,在非洲迦納回收舊手機,回收零件中的金屬,在生產新公平手機時使用。

這種設計遵照循環經濟裡「層級循環」(cascade)策略,讓產品在進入回收程序之前,藉由維修、翻新、再製造,盡量延長生命週期,到了非得回收時,也要能設法採集舊零件與萃取剩餘材料的價值。

Fairphone 採用的其他循環經濟概念,還包括只生產消費者預購的手機,避免不必要的庫存與資源消耗(這也可能是因為新創公司的資金限制,產量不容易擴大)。另外,他們也積極尋找二手手機平台,讓想換新機的使用者不用拋棄舊手機。他們也與當地的自造者(Maker)組織合作,以3D列印方式生產手機配件。

Fairphone 更對他們的產品做生命週期評估,找出對環境最大的衝擊點。當他們得知,手機由中國空運到歐洲所產生的溫室氣體,佔整體手機溫室氣體排放量的一七%時,立即提供消費者海運的選擇。雖然手機會晚一個月抵達消費者手中,但令人驚訝的是,許多消費者熱情地響應了這個方案。

Fairphone 要實踐公平地球的願景,有賴於更多消費者願意接受這個仍然不完美、購買起來也有點麻煩的產品。就因為相信消費者支持 Fairhpone 的理念,也相信世界需要有一些充滿熱情的傻瓜,Fairphone 願意以小蝦米挑戰大鯨魚的信念,激發消費者重新思考自己使用的產品造成的環境問題。


《循環經濟》

作者:黃育徵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1/19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