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級的人生勝利組 吐血、減薪3/4創辦Impact Hub 只為了做比賺錢有意義的事

Impact Hub共同創辦人:陳昱築(左),張士庭(右)

Impact Hub

台大畢業的陳昱築,放棄美商優渥福利,創立Impact Hub Taipei,收入銳減3/4,還累到吐血住院,甚至一度快要資金斷炊都不放棄。只因「做這件事比賺錢更有意義。」為什麼?

離開待遇福利優渥的外商公司,自己出來創業,收入少了3/4,還一度因週轉不靈得延後發員工薪水,甚至工作累到吐血住院。

如此誇張的故事,不是電影情節,而是Impact Hub Taipei(社會影響力製造所)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昱築的真實人生。

今年34歲的他,5年前離開著名醫療材料公司,跟友人張士庭共同自英國引進Impact Hub這個組織,就此展開了一場血汗交加、幾乎斷炊、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的創業旅程。

「不會後悔啦,因為做這件事比光是賺錢要有意義,」陳昱築很坦然地說。

這件有意義的事,就是要推動永續發展、社會創新的理想。

這是Impact Hub成立的宗旨。2005年在倫敦成立的這個全球網絡,旨在透過空間共享、企業孵化器、社會創新社群中心等多元的角色,並連結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推動全球各地的社會創新與永續發展。至今,全球已有超過104個實體據點。

Impact Hub 在2015年正式進入台灣,成為華語世界的第一個Impact Hub,也是台灣第一家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共享空間與影響力孵化器。

空間共享,孵化課程

「總部有分成空間導向或是課程導向的孵化器業務,各個國家的Impact Hub則看當地的狀況來發展適合的業務,」陳昱築解釋。

共享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是Impact Hub在台灣的起手式。共享辦公空間近年來在全球發展方興未艾,不過,Impact Hub招攬的共享對象不是一般企業,而是以推動永續發展的社會企業與非營利組織(NPO)為主。不光只是辦公空間,還會舉辦小型展演、講座、創意工作坊等活動,希望成為「影響力」與「商業市場」互相激盪的空間。

由Impact Hub負責經營、2019年開幕的台北市NPO聚落正是他們的代表作。這棟位在台北市重慶南路、寧波西街口的4層樓建築,原是北一女的教師宿舍,由他們在2018年以0元得標,接下這棟荒廢已久的宿舍改建案,但須負責內部的整修,之後盈餘則以固定比例回繳給台北市政府。

圖片來源/Impact Hub

他們花了半年時間,以強調永續、環保、責任消費等理念,打造出全台第一個專屬NPO的辦公聚落。

老屋改建,導入循環經濟

走進有著搶眼黃色外觀的建築,完全看不出竟然是有52年歷史的老屋。一樓販賣以永續概念商品為主的家樂福影響力概念店,和義美經營的咖博館,樓上則劃分為不同辦公空間。窗明几淨、開闊的公共空間,一張張大型木桌,在天花板垂下、散發著暖色黃光吊燈下,洋溢著一股北歐極簡風。牆壁一角還有貼心設計的「獨立電話亭」,當你需要不受干擾靜靜思考或工作時,只要打開「Call for Change」的大門入座,門上就會亮起「On Air」的標示,好像是廣播電台的錄音室一樣,設計巧思令人莞爾。

圖片來源/Impact Hub

這裡還有一個很大的共用廚房,備有大型烤箱的美式中島流理台特別引人注目。從設計到監工全部都跟張士庭分工合作一起操盤的陳昱築解釋,這樣的設計是為了以後主辦烹飪教室等活動時,講師可以直接面對學員。此外,全棟大樓的空調更是向大金空調用「以租代買」的方式取得,也是全台第一例。

「在這個空間中,我們落實了循環經濟的概念,」延續老宿舍曾是培育人才的教師住所的精神,陳昱築也希望將這個空間變成推動台灣永續發展的據點。

搞砸之夜,從失敗學成功

這個翻轉了破舊老公寓的公共空間,2019年拿下台北市老屋新生大獎的經營特別獎,也讓以往多半只能窩居在設備環境不是特別理想的NPO與社會企業,能以低於市價的租金,享受到國際級的工作環境。目前已經有17家NPO與社會企業進駐,包括婦女新知協會、點點善、城市浪人、臺灣青年民主協會等。

這樣的改造經驗,來自於他們在台北市和平東路靜巷內的第一個據點。他們先後將兩間原是民宅、彼此相鄰的透天厝,在2015年改造成舒適的共享空間,馬上就吸引了推動永續發展為主的單位進駐,包括台灣B型企業協會、經營乾淨能源的DOMI綠然、關注國際移工的One Forty 四十分之一協會等,有些已經長大搬離,後續又有新的永續單位進駐。

他們一開始也辦了很多活動,例如社會企業小聚,並從國外引進創意早晨講座(Creative Mornings)、搞砸之夜(FuckUp Nights)等,邀請企業界分享創意點子與失敗的經驗,希望導入創新的思維,來顛覆台灣企業經營的觀念。

圖片來源/Impact Hub

「我們社會一向都是標榜學習成功,但其實從失敗中更能學習到有用的東西,」陳昱築還想把累積的失敗案例編成一本書,成為之後的教案。

人生勝利組,從扶青到外商

有趣的是,陳昱築是不折不扣的「人生勝利組」。他父親是承接許多工業廠房的建築師,從小環境無虞,在延平中學一路念了6年,高中時還曾拿下台灣地理奧林匹亞競賽的冠軍。大學考上台大日文系,並雙修政治系國際關係組。

在求學時期,他積極參與課外活動,在台大創辦了台灣日本學生交流會,提供台日學生溝通交流的平台。因為父親的關係,他20歲加入扶輪社青年團,成為台北西北區扶青團的創團團長,曾主辦第10屆亞太扶青會議。他還組團跟同學一起騎腳踏車壯遊台灣,通過學妹的介紹認識了同為扶青團成員的張士庭,種下兩人之後共同創業的緣分。畢業之後,他仍活躍於扶青團,並於2014年順利打敗5個國家(澳洲、印度、哥斯大黎加、德國、荷蘭),把3年一度的2017年世界扶青大會主辦權帶回台灣。

陳昱築求學時懷抱當外交官的夢想,但因為覺得自己可能不適合嚴謹保守的外交體系,放棄了這個念頭。畢業當完兵,在求職博覽會中獲得兩個機會,一是到摩斯漢堡當儲備幹部,一是到以葉克膜聞名的醫療器材公司美敦力當業務,因為覺得自己想要做可以跟人接觸、幫助人的工作,加上醫材公司的福利較好,他雖然完全沒有醫療背景,還是選擇進入了美敦力。

看到生命脆弱,重新思考人生

「他們怎麼敢用我?主管說是因為覺得我有業務能力,其實我自己那時並不覺得啊,」現在一看就有「控場氣勢」的陳昱築,回憶當時的稚嫩。

為了證明自己能把這件事做好,陳昱築發揮「好學生」特質,埋頭苦讀醫療書籍與報告,還不斷跟醫生討教學習,經歷了幾個月的撞牆期後,逐漸上手,還把張士庭介紹到公司做CSR業務。兩人雖然是在賣醫材的公司,還是不忘扶青團精神,工作之餘在2015年發起了城鄉共學的「交換實驗室」計劃,並獲得法藍瓷想像計劃10萬元的贊助。

即便公司福利優渥,陳昱築卻開始感到許多壓力。一方面是同事間為了業績相互較勁,另一方面是得進開刀房跟刀,協助醫生準備醫療器材,病人的生死就在他眼前發生,讓他愈來愈不舒服,萌生轉換跑道的念頭。

「我曾經在裡面等9個小時,看到大腦或心臟就這樣被打開,但還是有病人沒撐過去就直接『回家』了,那種壓力真的太大了,」看到生命脆弱的陳昱築,也不免開始思索自己的人生。

從兼職到全職,房東也變股東

剛好當時張士庭讀到Impact Hub資料,兩人決定將這個組織引進台灣。一開始只是當成兼職計劃,邊工作邊籌劃。然而,從2014年開始跟總部申請後,他們就知道這勢必得是全職工作,因為中間過程得經過好幾個審核關卡,包括要有兩個城市的Impact Hub願意替他們背書。他們兩人分頭去不同國家,跑了新加坡、韓國、日本等國去認識當地做法,最後才拿到首爾與京都的簽字, 2015年6月獲得授權,兩人也在拿到授權前就都離職正式創業。

離開福利優渥的大公司自己創業,並非易事。資金就是第一個門檻。他拿出工作累積的存款大約70多萬,並獲得扶輪社長輩的挹注,連第一棟簽約的民宅,他都想辦法說服房東變成股東。

「一開始屋主聽不懂我們要做的事,剛好他女兒在美國曾經去過舊金山的Impact Hub,讓他們認同我們的理念,入股之外還願意降租並延長租約,」陳昱築說。

意外的是,第一個反對卻是自己的父母。陳昱築父親當時非常不贊成,還好從小父母就採取開明的教育方式,就算反對還是放手讓他去做,還出部分資金、成為「地下」股東。

「高中選組時,我父親希望我念建築,但是我想念文科,他說你要給我10個理由。我對他說,你看現在領導人都是念文科,念第二類組像你到現在還得自己畫圖,念第三類組得自己動刀,結果父親只能笑著同意。創業後他還不斷我問幾時要認賠退場,但是真正有危機時,他還是會出手幫我,」陳昱築對父母的支持銘感在心。

新手上路,週轉不靈

雖然從學生時期就累積許多辦活動的經驗,也展現出當領導人的潛力,但真正經營企業他可是新手。當時因為擴充太快,在改裝第二棟民宅時,資金就週轉不靈,甚至得延後發員工薪水。還好他父親另外又借了200萬給他,才讓他們順利度過難關。後來在NPO聚落的改建案中,父親也幫忙畫了施工圖。

「我們跟員工說會延遲發薪,他們只能說『加油』,後來有些人離職,多少是跟這個有點關係啦,」張士庭回憶當時的窘境。

也因為這樣,陳昱築學到經營企業很重要的一課:現金流!到現在,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帳戶還剩多少錢,「我必須確保公司至少要有6個月的現金。」

一開始他們先以當「二房東」與辦活動為主,除了自己推的活動外,還承接企業與政府相關的活動業務,有永續業界的人還以為他們會變成公關公司。陳昱築坦承,初期確實面對這樣的挑戰,但創業初期因為沒有能力進行孵化,為了溫飽只能不斷承接活動。但也正是因為到處在外面「拋頭露臉」,愈來愈多人認識他們,也奠定他們展開青年培力的基礎。

「這兩個年輕人很認真熱情,感覺對這個理想很堅持,」負責天下企業公民獎評選的《天下雜誌》調查中心總監熊毅晰,笑稱在「任何場合」都會看到他們的身影。

從共享空間到青年培力

2017年,他們擴展業務觸角,開始進入青年培力的領域,包括經營宜蘭縣青年交流中心、替外商進行CSR培訓、慈濟的「Fun大視野想向未來」計劃,家樂福的真食獎、藝術季等活動。

以宜蘭青年交流中心為例,原先宜蘭縣政府是希望藉此進行青年職涯培訓,但是他們派人在當地蹲點後,發現創業才是青年回鄉的動力,因此將培力方向從原先的就業擴大到創業,設計適合在地的免費課程。從一開始每堂課只有4、5個人參加,現在已經成長到40人左右,預計2020年要陪伴10個創業團隊。

「當時是宜蘭縣政府來找我們,因為他們聽說台北有個年輕團隊在做類似這樣的事,經過這幾年努力,我們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到宜蘭縣政府終於成立青年事務科,」陳昱築笑著說。

他們邀請不同企業的業師,規劃訓練與培訓課程,並導入SGDs的精神與CSR的概念,希望將永續概念推廣到企業與青年創業。即便是舉辦競賽類型的活動,他們也都跟企業提議,不能只是給獎金,必須加入培力課程。

例如,家樂福真食獎一開始僅是網路票選加上專業評審團評選,但在他們的建議下,加入了得獎團隊的培力課程。到了第二屆,他們又建議,通過初審的團隊必須先參加培力課程才能進入決選,以強化培力的效果。

收入銳減,吐血驚恐

就像任何新創企業一樣,陳昱築與團隊幾乎是一個人當兩個人用,所有事親力親為。除了資金、溝通管理等企業經營的挑戰都得面對,甚至連健康都賠上。兩年前他在第一屆真食獎頒獎典禮結束後,在會場吐血,嚇得同事趕緊送他急診。一開始醫院還找不到他出血的原因,後來才發現原來他有高血壓,可能因為太累與壓力過大,導致健康亮起紅燈。

「後來醫生說,還好當時出血的地方是在扁桃腺,如果是在腦部,那可能就是中風了,」身材高壯的他,現在都得定期吃藥維持血壓正常。

經歷了這些挑戰,公司的營運總算比較穩定,2018年小獲利,2019年還把前幾年的虧損全部彌平。員工人數也從原先的個位數,變成10多人,表現好的員工甚至每3個月就加薪一次,還拿到2個月的年終獎金。即便現在已經獲利,陳昱築坦承自己目前的收入,仍只是當時在美商工作的1/4而已。

從無到有,堅持夢想

為什麼不想放棄?陳昱築笑著說,「從無到有」的創造讓他有成就感,創業雖然辛苦,但這是自己的夢想,也知道是正確的事,疲累也甘之如飴。正是這樣的精神,許多前輩都願意伸手幫助。陳昱築透露,已有台商邀約他們前進東南亞,協助在當地進行影響力投資。

「我們前兩年是以空間為主,之後變成campus,有課程、孵化等等。未來希望推動的是ecosystem,希望有能力來做影響力投資,」就像所有的創業家一樣,陳昱築已經將眼光放到更遠的未來。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