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ESG、SRI、責任投資、影響力投資 三分鐘搞懂永續思維體系

Shutterstock

企業社會責任、ESG原則、責任投資⋯⋯,跟企業經營、投資、影響力等等相關的永續思維日新月異,怎樣才能弄清楚他們之間的差別?

綠色投資想要達成的是綠色影響力,永續投資就是為了達到綠色影響力的目標可使用的投資工具,但諸多名詞常常令人頭昏腦脹。在開始釐清之前,我想先請你花一分鐘看下面七個名詞:

  •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 ESG原則(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 ESG)
  • 綠色企業
  • 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The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PRI)
  • 社會責任投資(Sustainable & Responsible Investment 或 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SRI)
  • 綠色投資
  • 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 II

昏倒!市面上跟綠色永續有關的思維體系這麼多,每個人都喜歡創造新的名詞,說自己和別人不同,是真的不同還是假的不同?就算是真的不同,到底是有多不同呢?甚至,區隔這些有意義嗎?

永續就是企業想要追求長期利益的靈魂

這其實是一個演化的過程,他們共同的祖先,叫做「永續(Sustainability)」,小名叫「綠色」。永續是一個創業家,他創辦一間企業,許多年之後,卻對自己的人生不是很滿意,但又說不上是哪裡出了問題,於是他去報名心靈成長課程。上了幾堂之後他發現,大家都信仰的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主張「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利潤極大化」明顯有瑕疵,因為他沒有考慮到人的靈魂,以至於企業賺錢了,人卻不快樂。

那一天,永續得到這個全新的洞見,於是他決定和米爾頓・傅利曼分道揚鑣。永續認為企業既然是人的集合體,人有靈魂,企業自然也會有靈魂,企業的靈魂想要追求長期利益,而不只是追求錢。

永續這番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有個問題。每個人都有靈魂,但不見得每個人都有興趣開發靈魂。不開發靈魂並不會死,倒是不吃東西還真會死。公司每天開門就得賺錢,否則那麼多人靠著公司吃飯,薪水都發不出來,追求什麼靈魂、什麼長期利益。

所以一開始,大家說公司只要做好「企業公民」這個角色就可以,做一點對社會、環境有益的好事,例如公益慈善活動、節電、種樹、淨灘,對企業形象加分,我們還會頒獎給你,這就是企業社會責任。

ESG要求企業做商業決策時也要善盡CSR

隨著大環境的改變、人類知識的成長、資訊的透明化,一些企業的利害關係人發現,欸,不對,企業社會責任像是在買贖罪券一樣,老闆出來領獎的時候講得感人肺腑,回去之後作商業決策也還是一個樣啊,排的二氧化碳或污染一樣沒少,於是ESG原則出現了。

ESG是篩選被評估企業的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標準,它重視公司決策機制必須考量這三方面因素。例如公司蓋廠房的時候,有沒有考量對環境的影響、對社會的影響;公司的董事會有沒有治理或監管的機制來確保環境與社會影響因素進入到公司的決策中。

這裡和綠色企業已經相當接近了,差別只是綠色企業在其產品或服務本身或製造過程中,直接提高能源或資源使用效率,減少甚至消除對環境的衝擊。大家都透過這個過程,學習如何創造共享價值(shared value)。

影響力投資要求投資要產生具體可衡量的環境與社會影響目標

責任投資和社會責任投資則是由聯合國推動,導入ESG原則,是既考慮投資回報、又考慮環境與社會面向的投資策略,它的投資標的可以非常多元,只是它的評估只停留在董事會層級,也就是重大決策企業是否有把環境、社會影響因素放進優先項目裡。

影響力投資從社會責任投資進一步演變,專注於投資公司,目的是在投資回報的同時,產生具體、可衡量的環境與社會影響目標,而綠色投資則專注在環境面向。這幾個名詞現在常常交替使用,端看想要表達的優先順序是什麼而已。

你看出來了,企業社會責任、ESG原則、綠色企業是一種區隔企業想要走到多遠的差異;而社會責任投資、綠色投資、影響力投資則是一種區隔投資人表達優先順序的嘗試。

以演化的角度來看,區隔這些名詞是「淺綠」還是「深綠」,對於學術研究者意義比較大。我們則只要記住,所有這些演化的軌跡,都是人類正在實驗另一種商業經營模式的可能,說不定哪一天,會演化出一個全新的可能。

【延伸閱讀】

(本文由綠學院提供,原文標題為「如何找到價值觀相近的綠色工作和投資人?三分鐘帶你搞懂綠色商業思維體系」,由 楊雅雲卓國良 共同撰文。)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綠學院

扮演綠色產業的連結者,透過提供綠色知識/社群/加速器服務,解決綠色企業成長所面對的工具及資源挑戰,期許在一個世代之內讓綠色產業成為主流。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