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伶:政府培育青年應從投入型計劃轉為需求導向

天下雜誌邱劍英攝

國發會主委陳美伶攜手民間企業創投,透過投資新創企業,培養青年創業技能,1年來已投入超過20億元在52家年輕人創設的新事業。

國發會有一個重要目標是為下一代打造未來,關心未來10年、20年台灣的下一代需要什麼樣國家發展的面貌,青年一直是我們重要關注的族群。35歲以下青年是網路原生代,他們跟現在執政族群有年齡落差,公務部門的規劃思維雖然想跟上時代腳步,但事實上還是有差異,下一代可能覺得政府的轉變不夠快。

政府提供青年培力的計劃,必須跳出原來框架,重新思考符合他們需要的計劃。長期以來,公部門擬定計劃時,比較偏好投入型的,也就是有預算、有法規、有計劃,持續投入,可是並沒有從需求導向來想,現在年輕人需要什麼,要怎麼做才能滿足他們的需要?如果不是他需要的,就算投入再多,還是不會有效益。

培養青年即戰力

這3年,我們在青年培力上有些改變。尤其是針對產業所需要的人才,以前聽企業說學用落差非常嚴重,我們現在轉向,企業出題目,政府來幫忙解題。企業面臨什麼問題,政府幫忙去找大學,很快創設一些課程,跟企業需求做銜接。政府會比較主動從產業面出發,不是依照一成不變的教育體制,提供企業解決方案,培養青年也不像以前那樣按部就班。

經濟部有一個計劃平台,教育部、經濟部、勞動部都在其中,有特別針對企業的窗口,隨時依照企業提出的需求,未來兩年需要什麼人才,如果學校裡教得不夠,平台就會把有相關科系的大學校長找來,看看是否能開設專班,或到企業實習。這比較像是培養青年的即戰力,他一畢業,就能馬上上手。

企業的CSR計劃,都有他們想抓的目標,有的想著重環境、文化紮根或是態度,這是培養年輕人的基本素養,也很好。但是,在數位經濟時代,我們應該讓年輕人要有經濟獨立自主的能力,光是培育他們基本素養並不夠。AIOT(人工智慧物聯網)時代年輕人需要的基本技能,現在要趕快培養,不只有理工科學生需要學,文科、社會科也需要。

企業CSR培養年輕人,用發獎學金或辦活動的方式,都是比較基礎的,只能曇花一現。我覺得企業應該跟政府做更好的結合,才會效益加乘。在培育青年上,未來應該公私協力,也就是我們講的PPP(privet- public partnership),大家要共同成就年輕人,政府能做的還是很有限。

年輕人可從3大風險中找機會

我想從台灣現在面臨的3大問題來談青年培力,這些問題是風險也是機會:

  一、極端氣候對台灣自然環境、人命財產的威脅,我們如何因應?必須要用科技來協助減災、防災,這也牽涉到國土安全。

  二、數位經濟與數據經濟帶來的產業轉型跟生活型態改變,這必須從基礎做起,如國家資通訊基礎設備完整。產業也需要升級,台灣140萬中小企業,政府如何和民間協力,讓他們變智慧化?

  三、台灣人口結構老化、少子化極端,人口紅利消失,人力缺口如何透過制度補齊?國際人才競逐,怎麼能讓外國人來台灣,台灣又如何培養自己的人才?

這3個是台灣未來10年、20年會面臨的風險,也是年輕人的機會。

就以產業轉型來說,首先,父母認為小孩畢業應該去大公司上班的觀念要改變,因為很多創新要靠創業,創業應小而靈巧,要有螞蟻雄兵的新創成立,帶動台灣產業往上提升,我們要讓年輕人潛能發揮,就應該在這部分給他很大空間。國發會的國發基金是在鼓勵新創,給予天使投資,只要你是真心想做新創,我們都百分之百鼓勵,協助青年走過創業的困難。

國發會的地方創生計劃強調科技導入,也借重新創研發出來的成果,協助地方產業建立產業鏈。地方產業可以做很好的產品研發,可是後續產銷、品牌建立較弱,這就需要年輕新創協助。例如,新創協助古坑咖啡打品牌、做行銷;或在盛產咖啡的屏東南部成立咖啡交易平台,分等級標售。種咖啡的是老農民,但年輕人成立公司,把新思維帶回故鄉或偏鄉,幫助老農銷售。

也就是說,現在國家發展的計劃有很多都跟年輕人相關。國發基金原本框列5年10億元給新創,但從去年5月到現在,已經花了7億多,全部都投在年輕新創的初期。我們也搭配民間企業創投,總投資金額已經超過20億,投資在52家新創,其中電子科技佔43%最多,生技醫療佔26%第二。

哪裡有需要,政府就到哪裡

這麼做是想讓年輕人有點機會,新創一開始都在研發,比較燒錢,過去很保守,擔心他到底會不會賺錢,所以瞻前顧後。現在我們投資後,也會幫新創找業師,做好投後管理。舉個例,做智慧寶寶攝影機的雲云科技(Cubo AI)在得到國發基金投資後,馬上就得到很大的訂單,免除他一開始的財務危機。

另外,新創做出來的產品或服務,我們也會協助媒合企業幫他們生產、銷售;我們也鼓勵政府部門採購新創的產品,目前有31家新創產品或服務供政府機關採購,金額已超過2千萬,例如智慧逃生系統、健康存摺開發、糖尿病管理服務等等。

企業多關心有哪些年輕新創、多去採購新創產品,這也是CSR的青年培力。過去對公益的定義,認為一定要非營利,但我覺得扶植年輕人、讓年輕人有機會、培力他基本技能,這也是社會公益,不要因為他所做的是營利行為,就認為不是公益。

我在公部門這麼久,最大的感受是,對於培養年輕人,我們不要再做投入型計劃,而是要轉為需求導向,哪裡有需要,政府就到哪裡。年輕人對施政無感,常常就是這樣,政府有計劃,也做得很辛苦,一直丟錢、丟預算,但年輕人看得到吃不到。未來世界是朝客製化、精準化走,要讓年輕人養成深度的終身學習,這是政府可以去想的。

我不認為年輕人是草莓族,我希望大人不要再這麼看,這一代年輕人要面對新的挑戰,要冒新的險,他們面對的競爭比我們還要激烈,有時候一下子就被打敗,這個時候反而應該要培養年輕人學習失敗、體驗失敗,才能從失敗中找到成功的墊腳石。

本文原刊載於《CSRXUSR 青年培力向前行》——2019年台灣CSR一百強年鑑。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