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產CEO:不珍視員工的經營者是失格的!

圖片來源:黃明堂

作者:黃靖宇

永守重信以從不裁員著名,堅信員工的忠誠心和幹勁是企業的樑柱。即使在2008年雷曼風暴席捲日本,許多日本企業紛紛解聘裁員,但永守不動如山,還因此被人稱為是「鬼總裁」。

「比太陽還熱情的男人。」日本電產員工對公司創辦人暨CEO永守重信的暱稱,顛覆一般人對日本總裁中規中矩的印象。永守以說到做到的領導風格和長於培養人才著稱,是軟銀總裁孫正義最敬佩的企業家。今年72歲、但仍一天工作16小時的永守,更被稱為是「日本郭台銘」。

事實上,2016年《哈佛商業評論》全球執行長一百強的調查中,永守排第42名,在亞洲正好僅次於郭台銘,優於優衣庫的柳井正(46名)和孫正義(73名)。在ESG(environmental、social、governance)的指標排第544名,比郭董的758名還更好。

這樣的肯定其來有自。當日本景氣如溫水煮青蛙般,這家44歲的消費性電子產品微型馬達製造商,2016會計年度前三季(2016年4~12月)的營收高達1兆1783億日圓,比前年度同期成長了15%,淨利更較前年同期成長20%到918億日圓。永守對未來的野心壯大,預計2030年的營業額成長到10兆日圓,全球員工人數也要從目前的10萬人,擴增到100萬人,終極願景是將電產打造成「一百年後不可或缺並持續成長的全球企業」。

這樣的成績來自於永守以自身經驗而形塑出的拼勁文化。他年輕時隻身赴紐約做業務,查電話簿一家家打電話自我推薦,獲3M面談機會,但對方要的小型錄音機小馬達,必須比永守帶來的樣品小三倍。他返國後立刻著手開發,翌年做了出來。這不僅讓他拿下大客戶,在國內的評價也隨之升高。喜歡冒險犯難的永守,把「立刻做、一定做,做到會為止」當做公司的精神,也要求員工具備三種能力:突破力( 持續獲勝,能正面對抗任何困難)、雜談力(透過有教養和幽默的對話,得以掌握人心)、英語力(才能在全球溝通)。

為了培育人才,實踐「百年後仍有存在必要」的願景,永守對員工訓練的投資不遺餘力。繼2015年 的「永守經營塾」之後,2017年3月在總部附近落成的「全球研修中心」,裡面設有「全球經營者大學」。入學者不拘國籍,全球各地電産集團40歲世代的幹部都能來上課,為期一年,時間可以斷續。聘請來的教師們傳授金融財務、經營管理和日本文化。「連寺廟的高僧都是講師,」永守特別強調。

這種思考的原型源自於紮根鄉土。電產孕育自日本社會,員工即使只是電話應對,都必須具備日本文化中的佛教常識。況且,從這裡研修完畢的幹部,不知何時會被派到何地的分公司當社長,若連母公司的根源都不了解,如何能自信地在全球競爭中頂天立地?

永守人如其名,不空口說白話且重然諾。他以從不裁員著名,堅信員工的忠誠心和幹勁是企業的樑柱。即使在2008年雷曼風暴席捲日本,許多講究年功序列(員工一旦進公司就終身以公司為家)的日本企業也紛紛解聘裁員,但永守不動如山,還因此被人稱為是「鬼總裁」(日文讚詞,意指無法以常人之理研判)。

此外,電產對女性員工的重視,在日本業界也引起話題。公司努力營造女性結婚生子後仍樂意勞動的職場,鼓勵員工準時下班,要求他們把加班時間來拿學英語,回家學習也可以,並在公司開班授課。這不僅鼓舞女性員工因為可以提早下班,而樂於承接管理職,同時激勵不擅英文的技術員,也願意早點下班學英文。電產的女性管理職比率已提高至8%,目前部長級女性有六人。

永守以員工為念的柔軟心和動力,源於自己人生早期的挫折。幼時家貧的他,中學畢業後,家人本來要他去工作,但老師知道他會讀書,建議家人讓他繼續升學。「當我看到比我笨的人讀國立京都大學時,曾經感到很憤概,」他曾向媒體透露,「但是,我已經辭世的哥哥,每次喝醉都對著我說,你一定很恨我們吧。不過,人生像抽阿彌陀籤是平等的,哪裏失敗了,另外就有好事會發生。(編註:籤上佛像背後數道光芒,一根根呈散形,每一根的金額不同,時多時少,有平等的隱喻)」

「如果要存活到百年以後,經營者的思考必須細膩,而且要想得長遠。成立全球經營者大學就為了企業長期存續,」永守接受媒體訪談時說,「對企業家而言,最重要的固然是公司不能倒閉,必須顧到顧客和股東。但話說回來,最重要的還是員工,不珍視員工的經營者是失格的。」

《延伸閱讀》
日本金剛組:1400歲的經營秘密
水蜜桃的眼淚——看福島清酒如何逆轉勝,拿下日本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