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垃圾怎麼清?海洋吸塵器5年清完太平洋50%垃圾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顏和正

漢德森島是座位在南太平洋上、名列聯合國世界自然遺產的無人小島。它還擁有一項驚人的世界記錄:方圓37.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堆積3800萬件塑膠垃圾,並以每天約13000件新垃圾上岸的速度增加中。

你聽過漢德森島(Henderson Island)嗎?點頭答有的人應該很少。但是,這座位在南太平洋上、名列聯合國世界自然遺產的小島,卻跟台灣有個共通點。不是白沙藍天、溫暖人情、或美味食物,而是佈滿垃圾的沙灘!

這座遺世獨立的小島,其實擁有一項驚人的世界記錄:全世界垃圾比例最高的地方。根據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Tasmania)與英國皇家鳥類保護學會(Royal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Birds)的共同研究估計,在方圓37.3平方公里(約是台北市面積的14%)的土地上,竟然堆積了重達17.6噸的3800萬件塑膠垃圾,並以每天約13000件新垃圾上岸的速度增加中。

台灣呢?雖然沒有正式數據,但荒野保護協會的淨灘數據可一窺究竟。在2014年內舉辦的18場國際淨灘行動,共約6,000名志工參與,淨灘總長度達16公里,撿拾了約7931公斤的10萬多件海洋廢棄物,其中,塑膠產品比重佔了88.8%。也許破不了漢德森的記錄,但再多的淨灘活動,垃圾卻怎麼清都清不完。

無人島沒有原生垃圾,但也無人來清理外來垃圾

不過,至少台灣還有淨灘活動,漢德森可沒這麼幸運,因為這是一個無人島!這麼多的垃圾都不是島上原生,而是來自世界各地。「我原以為漢德森的遙遠地理位置,能提供一些保護,但我徹底錯了,」參與研究的塔斯馬尼亞大學海洋科學家拉威斯(Jennifer Lavers)表示,「有來自德國的瓶子、加拿大的容器、還有紐西蘭的魚箱。這意味著我們人人有責,必須關注這個問題,」

漢德森的困境是全球海洋垃圾問題的縮影,其中絕大部分是會遺留數百年的塑膠製品。人類製造的垃圾隨著海流不斷漂移,被沖上岸尚可清理,但更多是漂浮在海中。全球有五大海上「垃圾帶」,分別位在南、北太平洋,南、北大西洋,以及印度洋,而漢德森就是靠近南太平洋的垃圾帶。垃圾帶還未堆成島嶼,行船人也說經過時並未看到大量的垃圾,但是漢德森證明了這些垃圾的存在。即便看不見,但海洋垃圾對生態與人類卻是隱形殺手。海龜、海獅、海鳥等生物攝食垃圾生病中毒,魚類則是吃下逐漸分解成碎片顆粒的塑膠,透過食物鏈最後還是又回到人類身上。

荷蘭青年創業家,推出升級版海洋吸塵器

然而,無人島誰去淨灘,海中央的隱形垃圾如何清理?23歲的荷蘭青年創業家史萊特(Boyan Slat),繼幾年前提出了「海洋吸塵器」(Ocean Cleanup Array)的概念之後,今年五月又提出功能更為強大的升級版吸塵器。

史萊特的故事,已經是全球知名的創業傳奇。1994年出生的他,高中時去希臘潛水,卻驚訝發現在海中看到的垃圾比魚還多,因而就以海洋垃圾問題做為學校的科學研究作業,提出在海上架設一套垃圾攔截系統的想法,來掃除漂浮在海面上的大量塑膠垃圾。進入大學唸了半年後,他決定輟學,以300歐元(約台幣9900元)的存款成立了「海洋清理」(Ocean Cleanup)組織。

他在2012年受邀在TEDx演講,一開始並未引起注意,但2013年,演講影片被媒體發現報導,旋即造成全球轟動。他順利透過群眾募資募集到9萬美元(約台幣270萬),之後連大咖金主也挹注投資,包括荷蘭的生命科學大廠皇家帝斯曼(Royal DSM)與Paypal的共同創辦人提爾(Peter Thiel)。至今「海洋清理」已經募集到3150萬美元,也從個體戶擴大到有科學家與工程師等65人的專業團隊。

時程大躍進,明年開始第一波行動

史萊特的原始設計,是將一個長達100公里的V字型大型浮槓,固定在水深4.5公里處海床上,用以吊掛大型垃圾攔網。但許多科學家認為這並不可行,也可能破壞海中的生態體系。經過這幾年的研究改良,史萊特在今年五月宣佈推出全新的U字型設計,將浮桿縮短為1公里,且不再固定到海床上,而是利用懸掛在水深600公尺處的「錨」,固定多個較小的欄網,因為他們研究發現大部份垃圾都是浮在水面,如此魚類也能從網子下方游過去。最後再定期由船將攔下的垃圾帶回陸地處理。

新設計不僅造價比較便宜,也比較容易建置,部份裝置已進入量產階段,因此讓他們信心滿滿。史萊特表示,原本目標是從2020年底開始,在10年內清除42%的垃圾帶,但現在進度大躍進,預計年底可先在美國西岸測試,第一波行動將於明年上半年從位於夏威夷與加州之間的北太平洋垃圾帶開始。 「我們估計五年内就能清完太平洋垃圾帶50%的垃圾,而且還能把回收塑膠再利用,」史萊特的太陽眼鏡,就是利用太平洋的回收塑膠做成。

一年800萬噸垃圾流入海中,看不到的隱形殺手

史萊特是否過於樂觀?畢竟這個技術目前只有在實驗室中進行模擬測試。系統是否能抵禦變化多端的氣候與水文條件?一旦系統壞了,會不會反而變成一個巨型海洋垃圾?此外,對海洋的生態體系會不會造成影響?回收垃圾是否真能再生利用?新技術總是令人充滿疑慮。

不過,海洋吸塵器的理念至少讓世人看到海洋垃圾的嚴重性。根據倡議減塑的環保團體「塑膠海洋」(Plastic Oceans)指出,全球每年產出超過3億噸的塑膠,一半僅被使用過一次,使用時間往往還不到12分鐘,800萬噸的塑膠則流落到海中。

就算在海中看不到,但對生態環境與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卻遠超過肉眼可及。「海洋塑膠污染就是新的氣候變遷,我們不應該再犯同樣錯誤。我們花了40年在討論氣候變遷是否存在。針對海洋垃圾,我們不要再等更多科學數據來證明,不要再去辯論是否存在,我們需要現在就採取行動,」拉威斯指出解決海洋塑膠污染的急迫性。
 

《延伸閱讀》
全球首雙海洋垃圾鞋 只有台灣能做
需要袋子嗎?德國超市做環保的釜底抽薪之計
比德國超市還激進 大潤發七月起停售塑膠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