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了調的絕美祕境──台灣與印尼的海洋悲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顏和正

「你看,這多漂亮,」卡揚多在接受CSR@天下獨家專訪時,秀出手機上印尼小島白沙碧海的照片;但是下一張卻更令人震驚,因為海灘上到處可見寶特瓶等塑膠垃圾

採訪達能(Danone)印尼分公司永續長卡揚多(Karyanto Wibowo),有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陌生,因為總部位在法國的達能,不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企業。不過,其實達能是全球第一大乳製品、第二大瓶裝水的公司,旗下擁有依雲(Evian)、富維克(Volvic)等著名的礦泉水品牌。

熟悉,因為卡揚多在B型企業(B Corp)亞洲年會上分享的經驗,在台灣並不陌生。「你看,這多漂亮,」卡揚多在接受CSR@天下獨家專訪時,秀出手機上印尼小島白沙碧海的照片;但是下一張卻更令人震驚,因為海灘上到處可見寶特瓶等塑膠垃圾,「這是海灘的另外一邊。」

祕境海灘變垃圾場

這讓人想起近年來爆紅的「祕境」海灘粉鳥林。原先鮮為人知的宜蘭沙灘,因為湧入大量遊客尋幽訪勝,原本的祕境竟然變成垃圾場,迫使宜蘭縣政府在八月底暫時封閉海灘。

印尼面對的問題,比台灣更加嚴重。根據美國期刊《科學》(Sciences)在2015年的研究,印尼是全球海洋塑膠垃圾第二大輸出國,僅次於中國,主因之一就是回收率過低。根據《雅加達郵報》(Jakarta Post)在2015年一份引述印尼官員的報導指出,印尼都會區的垃圾回收率只有7.5%,全國平均更只有1.9%。相比之下,台灣的垃圾回收率約在57%,寶特瓶回收率更超過9成。「你們的回收率這麼高,真是難得,」卡揚多說。

讓他欽羨的原因,是台灣行之有年的資源回收體系與民眾的環保教育,而這兩者在印尼卻付之闕如。在台灣,大多數的寶特瓶是透過民眾進行垃圾分類而回收,在印尼卻是靠拾荒者。網路上的照片,看了令人怵目驚心:拾荒者坐在垃圾山上翻撿塑膠瓶,或是滑着一只木筏在佈滿塑膠垃圾的水面上撿拾。收入微薄不說,衛生條件更不敢想像,回收量當然也不固定。

8年內減少7成海洋垃圾?

「其實我們政府有政策,但是未能完善落實,」卡揚多感嘆。

印尼政府在今年三月於峇里島舉辦的世界海洋高峰會(World Oceans Summit)上,宣示每年將投入10億美元來解決垃圾危機,目標是在8年內減少70%的海洋垃圾,做法包括建立使用生物可分解的材料產業、推動公共教育、與塑膠袋收費。

這個目標並不容易。去年,印尼政府在23個城市,實施塑膠袋收費的測試方案,每個塑膠袋只收不到200披索(約台幣0.45元)的環保稅,但在民眾與業界反彈之下,原定擴大到全國的收費政策,因此展延不定。

雖然情勢看似悲觀,還好還有企業願善盡社會責任,協助推動減塑,達能正是其中之一。達能擁有印尼最大的礦泉水品牌Aqua與24座工廠,光是印尼市場就貢獻了集團6%的營收,是其全球第五大市場。因為規模如此龐大,達能可以扮演的角色就更為重要。

前端減塑與後端再利用一樣重要

他們在印尼設立了6個回收中心,一年回收12000噸的寶特瓶,提供較佳的衛生環境與物質條件給約9000名的拾荒者。此外,他們也從源頭下手,除了廢除瓶口的塑膠包裝之外,還積極用回收寶特瓶做出的再生塑料rPET來做塑膠瓶。

「我們的全球政策是rPET的使用比例,在2020年要達到25%,不光只是印尼而已,」前端減塑與後端循環再利用,都一樣重要。

回頭看台灣,狀況比印尼好很多。以塑膠袋付費的做法來說,自2002年實施至今,民眾早已習以為常。明年起,這項政策將擴大到包括手搖杯飲料、麵包店等小型店舖,雖然業者擔心消費者反彈,政府的減塑政策並未因此搖擺不定。

台灣也有企業積極投入再生塑料的開發應用。例如大愛感恩科技,以rPET做成衣服、袋子等等。遠東新世紀也利用技術,協助愛迪達推出全球第一雙用海洋回收塑膠做成的運動鞋。

「他們感覺很厲害,推動循環經濟也是我們集團現在的目標,」卡揚多對跟他一起同台分享的大愛感恩科技,印象深刻。大愛感恩科技是台灣目前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20家企業之一,達能集團也在今年四月宣佈其全球所有分公司,也將陸續加入B型企業。

台灣與印尼,真的不同嗎?

然而,儘管環境比印尼好很多,為何卡揚多手機上「同一片海灘卻是兩種情境」的場景,在台灣仍是屢見不鮮?除了從外面漂流過來的「境外」垃圾,粉鳥林沙灘上的「境內」垃圾,似乎說明了台灣民眾在減塑環保的意識與行動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雖是隔著浩浩海洋,兩個地方鳴咽著的,卻是同樣一曲海洋垃圾的悲歌。這樣說起來,台灣跟印尼真的那麼不同嗎?

《延伸閱讀》
全球首雙海洋垃圾鞋 只有台灣能做
這包垃圾,帶台灣走進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