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也要負責任—整形醫師執行長的負責任美學

圖為克蘭詩創辦人賈克古登先生(中)與兩位兒子,克利斯汀古登克蘭詩(左一)及奧利佛古登克蘭詩(右一)。 圖片來源:克蘭詩提供

作者:顏和正

當奧利佛的母親被診斷出罹患關節炎,克蘭詩家族決定投身相關領域的研究,成立研究基金會。

一大盤藜麥,用橄欖油跟彩椒與酪梨攪拌好,放顆水煮蛋,淋上芝麻油,加入少許磨碎的芥末葉與胡椒,一盤富含鐵質、維他命、抗氧物的美味沙拉,就可以上菜了。

「對女性來說,這些都是重要的養分,」克蘭詩集團執行長奧利維‧古登─克蘭詩(Olivier Courtin-Clarins),在跟皇家蒙梭大飯店(Royal Monceau)的主廚合作的美食節目上說。

美妝品牌進軍美食業?其實這只是他的個人興趣,不過兩者之間仍有一個共通點:「食材一定是我們產品用的成分,例如酪梨、奇異果等。」

美妝與太陽能

美食要好食材,美妝也要好原料,身為最早停用任何動物性來源成份的主要美妝品牌,克蘭詩因為大量使用植物成分,積極投入維護生物多樣化的活動,除了資助阿爾卑斯山生態復育的計畫,還到中國、泰國、印尼、甚至非洲的布吉納法索種樹。「我們非常重視環境,」奧利維在接受CSR@天下獨家專訪時說。

這可不是說說而已。在環保已是CSR顯學的年代,克蘭詩的做法相當有趣。除了基本的節能減碳、產品包裝不過度之外,他們還曾贊助太陽能飛機環球一週的壯舉。

「這個計畫成功,表示人類可以用太陽能做更多的事情,」奧利維說,「我們現在對海洋感興趣,要跟摩納哥王子合作,進行珊瑚保育與海洋污染的研究計畫。」

不是說說而已

近年來,美妝業跟其他企業一樣,也積極推動CSR。雅詩蘭黛推粉紅絲帶乳癌防治,資生堂帶著櫃姐幫銀髮族化妝,萊雅集團支持女性科學家,都是著名案例。身為歐洲第一大美妝品牌的克蘭詩,同樣不落人後。

例如,克蘭詩參與捐餐給全球貧童的FEED計劃,每賣出一個內含克蘭詩產品的FEED包,就捐10餐給貧童。自去年起,他們進一步在地化,跟喜憨兒合作,除了部份收入捐給喜憨兒之外,還由員工親自將喜憨兒作的糕點送到偏鄉小學。

「以前知道公司有捐,但親自去感覺不一樣,知道公司不只是說說而已,」去年到三峽的小學送餐的北區經理賴明琴說。

從天空到海洋,從送餐到治病

此外,克蘭詩還成立了關節炎研究基金會,致力於療法研究,其身體精油銷售收入的一部分也捐給基金會,至今已募到30萬歐元,資助超過600個研究計畫。

從天空到海洋,從送餐到治病,克蘭詩的CSR看似天馬行空,但其實都跟其家族有關。克蘭詩是由奧利維的父親於1954創辦的家族企業,他父親是物理治療師,最先成立的是按摩中心,之後進軍美妝市場,也以身體保養品聞名。

奧利維本身也是整形醫生。父親因戰亂無法念完醫科,由兒子完成夢想,當了幾年醫生後,才回來掌管家族事業。「我父親說服我全世界最棒的工作就是當醫生,但美妝業愈來愈科學化,他希望我回來幫忙。我自己也喜歡看數字,他比較看策略,」奧利維用科學專業,接下保養品的事業。

在這樣的家族背景下,當奧利維的母親被診斷出罹患關節炎時,他們就決定投身相關領域的研究。「關節炎是影響許多婦女的疾病,尤其是手會變形,」奧利維解釋,「我們雖然找到一些新療法,但還沒找到完全有效的療法,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CSR正式納入KPI

資助太陽能飛機與摩納哥王子的研究,部份也是因為奧利維跟他哥哥的個人投入。「說起來這比較算是家族的慈善活動,當然克蘭詩也有資助,」奧利維說。

不過,讓克蘭詩的CSR真正與眾不同之處,並非家族企業的色彩,而是他們將CSR正式納入各國分公司總經理績效評估的制度化做法。「兩年前開始,CSR佔了他們績效評估的10%之多,有做獎金會多,沒有做獎金就少,這是唯一的方式,不然他們只會談business、business,」奧利維說。

賣美還要行善,行善還要納入績效,克蘭詩過去強調「認真看待美麗」,現在則是要推動「負責任的美學」。

《延伸閱讀》
台灣資生堂 「櫃姐們 揪團幫銀髮族化妝
靠內衣取得天下的男子 用同理心擄獲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