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解決貧窮與浪費 國際都來取經的台灣食物銀行

陳玠甫(右二)

陳玠甫提供

不到2小時,就把1000多斤剩餘蔬菜解決掉,恐怕連北農老總都沒這麼大本領,食物銀行聯合會執行長陳玠甫卻辦到了。他如何將台灣上下游食物鏈整合起來,連國際企業都買單?

運籌帷幄彈指間,這句話用在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執行長陳玠甫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去年,雲林有間有機農場蔬菜過剩,在他的安排下,不到2小時就將1150台斤的蔬菜,送給當地供餐給老人的長青食堂。「其實幾分鐘、喝杯咖啡的時間就解決了,我們動作很快,」陳玠甫一派輕鬆口吻說。(延伸閱讀:二小時內救回1150斤蔬菜 食物銀行聯合會替長輩加菜

陳玠甫之所以如此有把握,是因為成立於2016年底的台灣食物銀行聯合會,已經將台灣的食物捐贈,建立起從上游到下游完整串聯起來的一套系統,還成為受邀在APEC上發表分享的「台灣經驗」。

這個成功的「台灣經驗」,一方面將過去各自獨立運作的食物銀行串連起來;另一方面,也跟各地方的社福團體建立聯繫,包括村里辦公室、非營利組織(NPO)等。更特殊的是,他們創新了以往的慈善捐贈模式,將整個食物供應鏈都納入,不光只是乾糧,連剩餘或NG但尚可用的食材,都可以有系統地捐贈給需要的人。從源頭的農民、中間的食物裁切場(例如客戶包括全聯、摩斯在內的青松樂活)、到下游的零售商,包括家樂福、石二鍋、台灣聯合利華等等,都加入「續食」不浪費的運動。

圖片來源/陳玠甫提供

不光解決貧窮,還要減少浪費

「之前食物銀行是做食物援助,物資主要是靠募集;我們現在做的是不要浪費,要把整條食物供應鏈,都變成食物銀行,讓社會上的隱性浪費變資源,」同時也是紅十字會台中市支會總幹事的陳玠甫,在食物銀行「解決貧窮」的目標之外,還加上「環境永續」的新意涵。

2017年,他們收集分送了超過30萬公斤的食材,2018年這個數字翻了一倍到61萬公斤!短短兩年的時間,就有如此驚人的成績,其實得歸功於長期經驗的累積。

陳玠甫早在2012年就創辦台灣第一間實體食物銀行。當時,紅十字會台中支會承接地方政府的食物銀行專案,但陳玠甫不想用傳統發送物資方式,因為這只是「單向捐贈」,受贈者拿到的未必是所需的,「送你一包米或麵條,你用不到也得拿。」

相反地,他利用有限經費,在台中第一廣場(即現在的東協廣場)開了間天天都營業的「NPO超市」,貨架上放的是募集來的食品與生活用品,進去一樣有推車。不同的是,上面沒有標價只有點數,「顧客」憑著每月拿到的點數,可以隨時並分批兌換真正需要的物資,不僅較為人性化,也能達到資源不浪費的目的。

「要讓他們進去就是shopping的感覺,開幕第一天,一個阿伯感動流淚,他說『以前我是被分的,現在是來買的,我覺得很溫暖,』」陳玠甫說,「原先那邊是八大行業的集中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進駐後,改變了當地的的磁場,現在那邊是台中很夯的地段。」

從乾糧小聯盟,到生鮮大聯盟

以實體食物銀行打響名聲後,他在2013年跟開始家樂福合作,串連包括家樂福文教基金會、社福團體、與不同的食物銀行等數十個單位。但這個「小聯盟」仍是以捐贈分送乾糧為主。直到2016年,家樂福決定捐出麵包與生鮮品,跟陳玠甫合作,在全台找到100多個地方社福機構,才逐漸打造出目前這個食物捐贈的基礎。(延伸閱讀:兆豐銀「香蕉之亂」,搶救過剩食物,如何不「蕉」頭爛額?

中間的過程並不容易,因為捐出的是新鮮食材,受贈者必須有基本的倉儲、運送、與廚房設備,才能確保食物新鮮,因此必須離家樂福全台100多家分店不遠,但是並非每個單位都有能力消化處理這些食材,「有些有意願沒能力,有些覺得量太少,要找到剛剛好的不容易。」他們花了1年多的時間,才建立起這套架構,為了將這套系統制度化,特別成立食物銀行聯合會這個「大聯盟」。

「我們靠人介紹、透過政府資料、大家互相介紹一直串連,我辦說明會,家樂福的人親自來講,一天拜訪5、6家,把網絡建構起來。但架構建立起來後就容易多了,像石二鍋只花了兩個月就上線,」 陳玠甫說。(延伸閱讀:連鎖火鍋店的無菜單料理 將NG食材端上桌

雲林口湖鄉的長春食堂,就是一例。原先的食堂設備簡陋,衛生有疑慮,靠著政府有限的補助,也不容易請到廚師,即便每天有人捐出食材,也很難善加利用。在家樂福贊助下,他們在2017年將長春食堂改造成現代化的中央廚房,提供廚工較高的薪水,並雇司機載免費食材。省下的食材成本,他們還希望能回饋到老人身上,達到免費供餐的理想。

從產業跨足NPO,翻轉社工思維

「當地老人要吃長春食堂供的餐,一個月還是要繳500塊,但是可能有些人連500塊都出不起。雲林是農業大縣,我們利用醜蔬果可以cost-down,希望能夠做到1/3的免費供餐,還希望把午餐、晚餐產量供應到1500餐,一年免費供餐的產值能達到660萬,募款一年就回本,還可以結合政府補助。目前先試營運,若是有獲利的部分,則全部用在公益上面,」談起數字,陳玠甫一點都沒有NPO的感覺。(延伸閱讀:我很醜,但是我很好吃!台灣No.1裁切廠讓NG食材變加菜美味

的確,陳玠甫的創新思維,跟他的職場背景有關。在加入紅十字會之前,他在電源供應器大廠環隆科技做行銷,還曾被派去中國擔任行銷與生管部經理,負責導入Oracle平台。後來因為前同事邀請,他才加入紅十字會,一腳從科技業跨入NPO。

「我是被『奸人』所害,哈哈,我想說去試看看,紅會當時只有3個人,我一進去一看快昏倒,」陳玠甫笑著說。他的產業經驗也改造了紅十字會,原先社福機構多半是靠募款與政府經費補助,但是他覺得應該要有永續收入,於是轉型提供有收入的服務,例如替企業開設如何急救的教育訓練課程。後來看到食物銀行是個尚未被開發的領域,才又這樣為紅十字會創造「新事業」。

「社工訓練以人為主,但是沒有企業訓練,所以人家一開始覺得我這個總幹事有點怪怪,因為我有企業背景。但我看到食物銀行是NPO的『藍海』,所以現在主要在做這塊,其實聯合會沒給我薪水,我的薪水還是紅十字會給,我很感謝紅十字會啦,」陳玠甫說。

用企業營運的概念,來經營NPO

這樣的背景,對於食物銀行的推廣大有助益。雖然本質是社會公益服務,但是整套系統所講究的效率與速度(畢竟,新鮮食材怎堪等上好幾天),跟企業營運相差無幾。例如,聯合利華自去年開始加入,捐出康寶濃湯與其他日用品。但是要怎麼捐?從哪裡送?誰來領?何時來領?看似簡單的後勤作業,其實需要慎密的規劃與執行做法,才能最有效率地直接從聯合利華的發貨倉庫,直接出到受贈單位。(延伸閱讀:食物銀行三絕招 讓聯合利華捐十萬包康寶濃湯

「我帶Jeff(陳玠甫的英文名字)去看發貨倉庫,他一看就說這邊應該要怎樣弄會比較好,因為他有企業的背景,溝通上就容易很多,」聯合利華永續發展暨企業傳播事務經理兼總經理執行助理尤慈霞觀察。

台灣特色的食物銀行,享譽國際

這套讓國際企業都願意點頭加入的系統,也在國際間享有盛名,東南亞各國都來取經。陳玠甫分析,其實各國的條件不太一樣,做法也有所不同。新加坡幾乎沒有農地,市中心地價又貴,實體食物銀行難以為繼。馬來西亞幅員較大,上游新鮮食材的分送比較困難,因此在下游的熟食分享做得比較出色。反而是台灣因為面積不大,有農業又能經營社區型的食物銀行,得以將上下游整合起來,打造出具備「台灣特色」的食物銀行。

「馬來西亞從南到北8個小時,台灣40分鐘就可以,省很多物流成本,連冷凍都不用擔心,負18度的台灣鯛送到台中都還是很冷,」陳玠甫笑著說。

下一步,陳玠甫希望能夠進一步擴大到熟食分享,例如便當、自助餐的剩食。這個目標難度更高,一方面這些食材必須在4小時內就處理掉,另一方面,餐廳或超商雖然也覺得丟掉很浪費,但總難免擔心有人因此生病的責任問題。(延伸閱讀:惜食不浪費 德國八年級生在台灣推動「淘寶」分享運動

「超商不願意做就是因為怕一個便當有人拉肚子,就影響到全台生意,其實法律有保障善意捐助者,但是企業還是會怕,」陳玠甫說。

儘管有挑戰,今年54歲屬龍的他,也只是笑笑地說:「就把這個當成是天命,老天交代給我們的,就把它做好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