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別說不是製造業就不能做環保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熊毅晰

同業間的比較最直接。例如對手的減量目標年年挑戰自我,一路從2%、3%,4%,若你還維持年減1%或2%,或至今未定出減量目標,得分自然會有差異。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意見】今年邁入第12年的天下企業公民獎,是台灣評選最嚴謹的CSR獎項,獨立評審團從社會參與、企業承諾、公司治理、環境永續4個面向、360度來檢視企業的CSR成績。哪些做法被評審肯可?又有哪些地方企業尚需努力呢?CSR@天下將陸續揭露今年的評審意見,供企業參考。

不分行業,無關大小,社會對企業要求「綠」的營運,壓力越來越大。

從各地政府法規、客戶要求,到社區居民的監督,都要求企業從最基礎的省水、省電,進一步到必須訂定各項環境調適目標與方案。「天下企業公民獎」環境永續組的評審,把關的力道也跟著加重。

環保署署長李應元、管考處處長洪淑幸、台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特聘教授兼所長李育明、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林子倫、台北科技大學環境工程與管理研究所特聘教授胡憲倫、BSI英國標準協會台灣分公司總經理蒲樹盛,及《天下》副總主筆呂國禎等評審,今年對企業環境永續的觀察重點為何?

重點一:對基本功要求更加扎實

從環境永續的政策,到環境目標的制定與實踐,以及環境管理相關標誌或認證等,以往評審對不同行業還容許程度不一的表現,但今年已有要求一視同仁的趨勢。如用水、用電、廢棄物等,設定減量目標不僅是必須,甚至會進一步檢視企業的企圖心或達成與否

同業之間的比較最為直接。例如同樣都是大型金融業,玉山金控的用水、用電減量目標年年挑戰自我,過去3年一路從2%、3%,4%,若同業還維持年減1%或2%,或至今未定出減量目標,得分自然會有差異。

當然,減量目標的實際執行成效,更是評審關注重點。例如一間國際級的大型企業,減量目標適用的範疇仍停留在總部大樓,或單座廠房,BSI的蒲樹盛說,這樣的成績單自然略遜於全面實行的企業,即使後者減量目標訂得不如前者宏大。

重點二:外溢效果

至於專案表現方面,今年評審也普遍看重企業「份內」以外的著墨。台北科大的胡憲倫強調,如果企業提出的專案是針對自己廠內的效率提升,「天啊,這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他不改嚴格口吻說,給分自然相對保守。

胡憲倫解釋,最好的專案是具備外溢效果,亦即企業投入人力、資源推行永續後,對整個產業鏈有拉動、示範效果,或對社會大眾有教育意義。  

例如,外商組科思創的「淨空計劃」,公開承諾要防止任何塑膠顆粒進入水道、海洋,除了在廠房製程加裝篩網、新增清潔流程外,更拉著供應鏈的倉儲、運輸等協力廠一起簽署承諾書。即科思創幫協力廠做觀念教育和流程改善。

「其實是很簡單的動作,卻蘊含產業鏈教育的公益意味,」李育明稱讚。

同樣的外溢效果,在金融與服務業也都可見到。例如花旗銀行去年響應政府,對內部員工與社會大眾進行一系列「循環經濟」教育講座、環保活動,都符合評審眼中的外溢效果。

重點三:帶進本業核心能力

今年評審們進一步的期待,就是企業在推環境永續時,能帶進本業核心能力。台灣大學的林子倫說,許多企業都在做淨灘活動,但這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沒有發揮到你的優勢跟專長,就會顯得有點可惜。」

發揮本業核心能力的永續案例之一,是遠東新世紀。它與品牌商合作建構綠色供應鏈,研發回收再生聚酯,及無氟系列的產品,如海洋廢棄寶特瓶再製的「海洋回收紗」等,就非常符合林子倫的概念。(延伸閱讀:全球首雙海洋垃圾鞋 只有台灣能做

別以為只有研發能量雄厚的大型製造業才有這樣的本事。「小巨人組」的安心食品(摩斯漢堡),店裡用的塑膠杯及沙拉容器,改為由玉米澱粉製成可自然分解的聚乳酸(PLA)材質,還領先同業導入50輛低碳排的電動機車做外送服務,為「綠色消費」做出教育示範。

舉手之勞做環保,這句人人朗朗上口的口號,其實對企業也一樣適用。發生變革的關鍵,就在轉念之間。

 

【天下企業公民獎全面解析】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給不給人看清楚?優良公司治理的關鍵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幸福職場要有溫度,光員工福利還不夠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企業行善要讓人有感的公益6大招

►2018年天下CSR企業公民獎完整榜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