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企業行善要讓人有感的公益6大招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熊毅晰

「天下企業公民獎」的百大企業,去年捐獻總金額為新台幣82億元,相當於人口最多的新北市一年社福總預算的4成。這些善款要如何才能發揮最大效益呢?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意見】今年邁入第12年的天下企業公民獎,是台灣評選最嚴謹的CSR獎項,獨立評審團從社會參與、企業承諾、公司治理、環境永續4個面向、360度來檢視企業的CSR成績。哪些做法被評審肯可?又有哪些地方企業尚需努力呢?CSR@天下將陸續揭露今年的評審意見,供企業參考。

做好事很酷,但做得讓社會有感、甚至帶來正循環的影響力,更酷。

台灣企業投身慈善一向踴躍。入榜今年「天下企業公民獎」的企業中,包括大型、中堅、外商三組共80家,和小巨人組20家企業,去年捐獻總金額為新台幣82億元,相當於人口最多的新北市一年社福總預算的4成。

但如何把錢花在刀口上,創造被扶助者、企業,乃至社會的三贏,是今天企業講究的重點。今年「天下企業公民獎」社會參與組評審:家扶基金會執行長何素秋、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社福執行長陳文良、政治大學企管系副教授暨NPO-EMBA平台計劃主持人黃秉德,及《天下》副總主筆林倖妃,認為可從6面向衡量企業的公益投入。

面向一:專案形式與內容

在初衷與選題上,有從本業延伸者,如台達電諸多作為均圍繞著「節能、環保、愛地球」主軸;也有廣泛多元者,如國泰金控從新住民二代、社會企業,到全台學童圓夢計畫,乃至鼓勵員工提案的「國泰夢想家」等。對評審而言,選擇投入那個項目的慈善,對分數的影響不大,關鍵還是要感受到企業的有心。

國泰金控自2005年起即開始關注新住民議題,舉辦一系列關懷活動。圖片來源/國泰慈善基金會

若能契合當年社會脈動,例如高齡者照護、社企圈扶植,乃至弱勢學童課輔、校園毒品、登革熱防疫等,再搭配合作夥伴及有效的投入,評審有感度自然增加。

面向二:鼓勵志工及氛圍營造   

企業是否鼓勵員工主動投入也是評審重視的指標之一。例如公開表揚、給與志工假、成立志工性社團、舉辦演講,或提供員工專業服務訓練課程等,都是評審重視的指標。

面向三: 擴大參與和影響力

坊間CSR評比多以慈善專案為主,企業的CSR專案在這個項目上也面對越來越激烈的競爭。何素秋說,相較規模較小或未公開發行的公司,願意主動投入已屬難得,但對大企業而言,「因為能發揮的能量比較高,利害關係人也比較多,所以會用更高標準來檢視他們的產業影響力。」

若能發揮各自產業影響力,是擄獲評審青睞的重要關鍵。以製造業為例,就要能拉動上下游供應鏈一起加入;服務業則除了供應商,還要做到對客戶及消費者的教育;至於金融業,則要發揮「股東行動主義」力量,在責任投資上展現影響力。也就是說,評審在乎企業發揮「粽子頭」的效應。

面向四:本業核心優勢或延伸

做慈善對企業發展又有貢獻,那就更高端。黃秉德提醒,企業必須認清自己和NPO(非營利組織)不一樣,因為NPO代表的社會性較高,而企業原本在社會分工的角色,就是在經濟上的表現。因此,以往會有人說企業投入太多社會參與是不專心,「但考慮到更多的周延性、聯結性後,當然鼓勵企業去做有社會功能的事。」

但他接著強調,麥可波特也提過,企業不是要跟社工去搶著做一樣的事情。企業的價值,是投入社會參與時,同時發揮企業的強項,也就是核心職能的延伸。例如台灣資生堂善用自身職能,帶領老人化妝重拾自信;又像普萊德科技,為學童做補救教學時,善用企業PDCA的管理效能,清楚追蹤「補救」的效果。

普萊德將企業PDCA管理效能應用在學童的補救教學上,清楚追蹤「補救」的效果。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面向五:投入程度

企業投入做好事的金錢、人力時間,以及物資產品,都是評審觀察的指標,但天主教會的陳文良強調,絕對金額已不是最重要,關鍵還是企業善用自身資源、獨特能力,所創造出的效益與影響性。

面向六:門檻打造

展現對慈善對象「非我不可」的關鍵影響力,往往最能讓人留下印象。尤其是別人不敢做、不想做,甚或做不到的事,更能彰顯企業公益價值。

善用自身本事,為社會許下一個長久的承諾,12年來,已經看到有愈來愈多「有門檻的企業慈善」,在天下企業公民獎陸續登場。

【天下企業公民獎全面解析】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給不給人看清楚?優良公司治理的關鍵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幸福職場要有溫度,光員工福利還不夠
【天下企業公民獎評審解析】別說不是製造業就不能做環保

►2018年天下CSR企業公民獎完整榜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