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台灣第一家太陽能銀行的國泰金控 安裝「綠色」防毒軟體防風險

吳宙棋

全台第一家太陽能銀行、第一張綠能憑證交易、第一家導入永續採購ISO認證的公司,都是國泰金控。不光只是為了CSR,國泰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被稱為是高雄「信義區」的凹仔底公園對面,豎立著一棟歐式城堡風的兩層樓建築,遠看以為是間餐廳,轉角一看才發現竟然是國泰世華銀行。不僅外觀特殊,更特別的是這還是台灣第一間用太陽能發電的銀行。

圖片來源/顏和正提供

這裡原本是間咖啡館,國泰世華在2013年承租下來,就在屋頂搭建了80片太陽能面板,每月可發電約4000度,再回賣給台電,每兩個月收入約3萬元,幫明誠分行省下約1/6的電費。

「錢不是重點,主要是響應環保,配合政府的太陽能種電,也是我們公司的政策,」負責管理明誠分行的國泰世華銀行協理張簡香蘭,帶著訪客上到屋頂參觀,整齊排列的太陽能板,在南台灣的太陽下閃閃發亮。在明誠分行後,國泰世華又陸續在台南與台北開了另外2間太陽能分行,今年還會在屏東與新北多增兩間。

圖片來源/顏和正提供

將鏡頭轉回台北。位在忠孝東路四段上的國泰人壽忠孝概念店,跟旁邊的星巴克咖啡連體的空間,以大自然樹屋為設計發想,裝潢及設備均採用環保材質,加上咖啡香味與時尚氛圍,顛覆一般人對保險公司的印象。更特別的是,這裡用的全是綠電。去年,國壽跟屏東海生館購買了5.3萬度太陽光電憑證,是政府推出綠電憑證以來,第一筆正式成交的買賣,其中2.8萬度就是導入這家概念店。 

「現在供給量不多,需求很大,很快就被訂光了,我們去年買53張,每張1千度,今年買了60張,想買更多,但是買不到啊,」國泰人壽總經理劉上旗說。除了用綠電,國泰還將旗下資產「變綠」,已經擁有12棟認證的綠建築。

推動綠色永續,集團全體總動員

搭太陽能屋頂、買綠電、蓋綠建築,這只是國泰金控推動綠色永續發展的做法之一。事實上,國泰金旗下每間子公司都從其自身業務開始推「綠色金融」。

2010年,國泰世華成為台灣第1家太陽能電站專案融資銀行,至今已經核貸超過1000座海內外太陽能電廠。國泰人壽也利用龐大資金投資太陽能。截至2017年底(2018年數字尚未公布),總低碳投資與放貸金額,高達新台幣1,498億元,是國內推動綠色金融規模最大的金控。國泰產險提供綠能環保車險與自行車險,國泰投信發行環保趨勢基金,國泰創投成立了投資綠能永續的私募基金。國泰證券推動線上開戶、交易及服務一條龍作業流程,致力全面無紙化。此外,國泰金還是台灣第一家簽署了赤道原則(EPs)、並自主遵循永續保險原則(PSI)與責任投資原則(PRI)等國際永續標準的金控,分別對應其三大營運引擎——保險、銀行、與資產管理。

「我們可以說是集團全體總動員,」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說。

為何國泰金如此積極推動綠色永續?當然不是只為了落實企業社會責任,也不是只為了迎合世界潮流,事實上這攸關集團的未來發展,因為金融業本身就是跟風險打交道的行業,而氣候變遷已經是金融業無法忽視的風險。

李長庚指出,銀行要放貸、保險要投資、甚至連辦公室選場址,以前可能不需要特別考慮土石流、淹水等問題,但因為氣候變遷,這些都變成金融業必須考量的風險。傳統認知是有工廠的製造業比較需要關切環境永續,也比較有推動改善的著力點,但認識、倡議、與參與綠能永續的發展,已經成為金融業不得不做的功課,更別說金融業還能發揮「金主」的力量,來推動綠色產業的發展。(延伸閱讀:老闆的金主 全球最大投資機構下通牒:「不做CSR,就不投資你」

環境永續不光只是CSR,而是業務風險控管

「過去幾年極端氣候,熱的時候熱到受不了,冷的時候冷到受不了,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自己都能感受到,氣候變遷對我們業務上的風險管理也是個問題,已經影響我們核心業務,也是我們策略選擇的因素,」李長庚說。

如何評估這種風險?傳統商學訓練是看財務報表、抵押品、現金流等等數字,但是投資或融資綠能,要怎樣評估太陽能廠或風力電廠的風險?李長庚說,這種「專案融資」跟傳統「企業融資」不同之處在於,所有資金必須在前期就一步到位,而且授信評估不是以擔保品,而是以專案未來所能產生的現金流來評估,計劃順利營運所產生的收入即可作為還款的來源及擔保,因此前期風險的評估控管的管理能力要強。但國泰金剛開始進入這個領域時,台灣金融業並沒有這樣的實作經驗,因此他們從國外找人才,從零開始在內部建立人才庫,才逐漸累積相關的經驗。

「比方說,我們開始投資太陽能,才知道要從台灣南部開始做,因為日照比較充足,然後慢慢做到北部。我們從設計、施工、規劃,都跟著走,才能累積經驗。為什麼現在只先融資風電,而不投資,就是因為經驗還不夠,海上風機會不會被颱風吹倒,這些都需要經驗積累才能評估風險,」李長庚說,「人才從累積經驗來做,等到有人才再來做怎麼做?」(延伸閱讀:上緯谷底翻身:從資金斷炊到台灣離岸風電領頭羊

不再只招商學院學生,連大氣科學系都要

因此,國泰金現在找的人才,不再只是傳統的商學科系學生,而是各種背景都需要。別的不說,國泰金投資長程淑芬,雖然在加入國泰金之前就是金融經驗豐富的外資天后,但其實她大學唸的是台大大氣科學系!「以前我們投資部都是商科畢業生,只會看財務報表而已。現在幾乎各種科系都有,如果要投資半導體,我們就得找電機系的,要投資觀光產業,就得找觀光休憩系的,他們更了解產業,」李長庚說。

身為產業的先行者,國泰金除了累積自己的競爭力,也在資金氾濫、利差愈來愈小的傳統融資「紅海」市場,找到「新藍海」。早期因為沒有人敢借貸給綠能產業,國泰金反而能因「風險溢價」,賺取更高的利息。此外,因為比較早投資太陽能,也享受到比較優惠的躉售電價。

「我們在2010年進入太陽能,當時合約價一度8塊錢,現在不到5塊,所以我們早期進入有比較好一點。不過,雖然收購價格降低,但是設備成本也降低,所以就投資或融資方來說,相對還是很穩定,」李長庚說。

談到近來政府預計大幅調降綠能躉售電價而引發產業反彈的爭議,李長庚認為不應該讓政府當「冤大頭」,但若是誘因太低也無法吸引產業投資,應該透過理性的辯論,來確保這套制度的運作。

「不是每個國家都有保證躉售機制,例如有些東南亞國家一年一簽,對廠商來說風險太高,現金流不可控誰敢做?所以台灣照價收購這個機制很好,大家應該要很珍惜,」李長庚說。

自己好不夠,還要呼朋引伴

除了自己享受到好處,國泰金也不吝分享其在綠能方面的經驗,從2017年開始舉辦氣候變遷圓桌論壇。第一屆邀請美國前副總統高爾,跟業界舉行閉門會議,去年則是公開論壇,廣邀業界參與,介紹氣候變遷倡議組織CDP(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與Climate Action 100+。

程淑芬坦承,當2012年國泰金首度加入CDP,問卷分數其實不好看,也覺得金融業又不像製造業,「排碳量其實不高,有什麼關係?」但是,後來他們才漸漸了解,其實重點不在排碳量多少,而是資訊揭露的透明度,以及是否有控管的架構,這些都是國際投資人現在關注的重點之一。國泰金也在2017年成為台灣第一家參與Climate Action 100+這個倡議組織的企業,希望推動企業用「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建議書」(TCFD)的框架,來加強與氣候變遷相關的資訊揭露。

「知道這個的可能還沒有很多,沒關係,我們也是去年(2017)才剛開始學,現在學沒有人是太晚的,大家都是從做中學,我們可以一起共學,看看國際間的案例做法,哪些是可以用在台灣的,」程淑芬在論壇上說。

李長庚說,有同仁問把這些經驗分享給同業,不是等於把自己的優勢教給對手?但他卻認為推動綠色永續只靠一家企業的力量絕對不夠。「我們自己力量很小,但是集合大家一起來重視解決這個問題,每個企業都做一點,讓氣候變遷惡化的速度就有機會減緩下來。我們自己一家好,不代表台灣好,當我們走出台灣,希望是在國際社會上被看見、被尊敬的一個國家,」李長庚說。

長期參與永續發展推動的Unity優樂地永續服務公司執行長蔡承璋觀察,台灣金融業都很積極推動綠色永續,很多金控都推綠色債券、融資,但多以單一商品為主,國泰金則是很全面,從私募基金、綠色債券、專案融資等等,來扶植整體綠色產業。

「這個餅他們一家公司做不來,希望帶動大家一起去做這件事,扶植整個產業鏈,一家做不起來,所以找大家一起做,」蔡承璋說。

綠色是防毒軟體,做就對了

國泰金的做法,確實產生了一些「外溢」效果。國泰世華明誠分行的太陽能屋頂,就引發客戶的興趣,有家建商就效法在建案屋頂上搭了太陽能板。此外,他們還在去年底成為世界第一家金融業、台灣全產業第一家導入ISO 20400永續採購指南。許多大企業都會邀請供應商簽署永續採購宣言,但宣示意義往往大於實質意義,但是透過ISO認證,國泰金與供應商的永續採購將是「玩真的」。

「我常跟同事說,就把這些事情當成是防毒軟體,因為這些都是必須要防堵的風險,遲早要做的,做就對了,」李長庚說。

合作推薦|水手計畫首部曲 台灣傳統產業的智造與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