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離都市最近的桃花源」 中原用設計翻轉沒落農村

學生在稻田中揮舞剛染好的彩布。

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

他們的設計作品不是房屋也不是花園,而是青銀共享的農村生活。中原大學設計學院的大學社會責任(USR)計劃,既熱血又美麗如畫,要用社會設計來推動地方創生。

榕樹下幾位老婦人在水池旁蹲成一圈,手裡忙著搓洗衣服,嘴上也沒閒下,誰家孫子上大學、誰家下個月娶媳婦……收工時,把村子新鮮事和乾淨衣物一起帶回家。

這不是50年前紀錄片,而是2018年桃園八德霄裡地區「浣衣池」。中原大學設計學院院長陳其澎15年前被這幅「老嫗浣衣圖」吸引,把土地當做教室,帶領學生實踐以設計保存農村文化,以景觀規劃、農活體驗與舊屋改造等課程,讓學生和居民一起找到在地認同。中原大學也成立台灣第一個「社會設計學士學程」,引領更多學生走向社區,要讓大學成為地方創生背後的力量。(延伸閱讀:衝破高教紅海 日本大學地方蹲點

桃園霄裡地區婦女仍喜歡在「浣衣池」手洗衣物。圖片來源/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提供

為其他90%人民服務的社會設計

社會設計是近年熱門新興理念,強調設計不只時髦新穎,更應協助社會解決問題。「設計可以為金字塔頂端的10%人群服務,但也要為了90%的群眾服務,」陳其澎對此深信不疑。10%加上90%就是100%。無分青年老年、都市鄉村的社會整體,都能享受設計好處。

設計總有靈感來源,陳其澎的繆思就是浣衣文化。霄裡地下水豐沛,10公里路就有12口湧泉,雖然家家戶戶都有洗衣機,老一輩仍喜歡在客語稱「洗衫坑」的池邊洗衣,享受話家常樂趣。設計專業稱呼某些空間為「場所」(place),特別能凝聚在地精神。陳其澎說,「我一看就想,這是個『場所』。」

其實,當時霄裡一片老舊,只有陳其澎看見它的潛力。當地位於八德與中壢台地交界,一道坡崁阻擋了都市化擴張,保持住農村景觀,卻也面臨人口老化、產業沒落。陳其澎說,身為台灣人最不捨的就是,為何經濟發達後沒辦法保有美好的傳統?於是他對里長承諾,「我會再回來!」結下與霄裡10多年緣分。

水與石,霄裡兩大文化特色

「先了解社會,設計出來的東西才會不一樣,」陳其澎說。他帶著學生在霄裡探勘、測繪數年,記錄自然與人文地景,發現當地不僅擁有埤塘和浣衣池,充滿礫石的地質也造就「壘石文化」,客家居民擅長以石塊砌出蓄水池,並形成崇拜石母的「拜石信仰」,水與石一軟一硬,構築起霄裡傳統生活。細膩觀察與詮釋,助陳其澎團隊在2005年獲得桃園縣文化局每年100多萬補助,以發展區域性文化景觀。

保存文化不僅靠一雙慧眼,還需要不同世代居民一起投入。中原採取「參與式設計」的方式,從破舊的浣衣池開始,陸續修築珍貴的「生活場所」。景觀系課程「大樹教室」,學生親手美化公共環境、打造樹下休息區,並邀來居民加入規劃討論,滿足以使用者體驗為出發點的設計原則。為了促進文化資產保存,師生還舉辦多種活動,由社區長輩擔綱教師,向大學生傳授客家米食、割稻與紮稻草人等技術,幫助居民建立對傳統的認同並培養導覽能力,學生也能了解當地特色,找出社區品牌價值。

居民隨著次次參與,對社區營造的熱衷度愈發濃厚。中原師生教導霄裡國小學童砌出水池與護坡時,就引來長輩「技癢」秀一手壘石工法,村民還自發「補充」,將5公尺護坡延伸至50公尺長。

另一例則是農曆4月8日的石母娘娘誕辰祭典,曾認石母為「契母」(乾媽)的義子義女按例回鄉祝壽,中原師生與廟方共同規劃,加入山歌、舞獅等客家藝術活動,又結合母親節「感恩回饋」概念,從早年僅約數十人參加的簡單儀式,慢慢演變為每年吸引上千人參與的文化盛會,首長議員都來露面搏感情。如今石母娘娘文化祭已由居民主導,苗栗、高雄等地的石母娘娘信徒還組團參觀,霄裡成為社區營造與文化資產的良好典範。

中原設計學院院長陳其澎(著背心者)與霄裡農民準備收割前的祭祀。圖片來源/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提供

「這一帶以前是破破舊舊,但我們改造、擴大活動之後,已經變成社區亮點,居民對此感到驕傲,對地方的光榮感也建立起來,」陳其澎說。

取得信任靠時間

然而,與霄裡的故事並非從此幸福快樂。投入社造5、6年後,霄裡社造計劃一度因局處首長換人而斷炊。但陳其澎早已習慣「以天地、田野、社區為教室」的教學方式,就算少了經費來源,還是持續將學生帶入社區。

室設系師生協助金城居民改造老舊家屋。圖片來源/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提供

挫折也是轉機,陳其澎團隊毅然決定,把有限資源投注在霄裡另一角落:金城社區。該社區居民不到200人,是民國65年由一群外省退休老兵集資買下,他們多數沒有田產也沒有親族,長年生活艱難。因此,不同於霄裡的社造主軸,師生在金城以服務為目標,例如年節時的共餐活動,室內設計系也推動「家屋改造」,免費把老房子改成適合長輩居住的空間。

當時,金城社區看見中原師生,眼中還是滿滿不信任,因為他們早已被社會忽視多年,不少榮民爺爺還曾被騙光積蓄。但陳其澎拿出耐心,先租下平房打造工作站,再敲鑼打鼓邀孩童參加課輔或美勞小教室,等居民與師生關係稍微融洽,才拉著阿公阿嬤走出家門,加入屋牆彩繪或種植可食盆栽等活動,如今金城居民人人看見他就喊「陳教授~」,溫暖情誼都藏在熱情招呼裡。

為錢奔走的日子,連書都賣光了

信任靠時間取得,不過財源仍時不時短缺。只是,財務減少僅能限縮規模,卻不能減少師生以設計服務社會的熱忱。沒有長期計劃的幾年,學生思考舉辦哪些活動,陳其澎就想辦法籌措資金,幸運時學校補助1、2萬材料費,沒錢就請居民各自貢獻菜餚辦餐會。

「為了籌錢,我的專業書籍都賣光了!」陳其澎指著空空的書架笑著說,「沒關係,有5萬做5萬的事,有10萬做10萬的事。」 

陳其澎笑稱10年下來他的臉皮「變很厚」,到處宣傳也不怕。學生募款能力不遑多讓,懂得爭取企業CSR獎金,如信義房屋「社區一家」計劃就曾贊助家屋改造。陳其澎笑稱這群學生為「小天使」,多虧他們的熱忱,設計服務始終不曾劃下句點。(延伸閱讀:社會學老師狂想 一堂課改變台灣

曾經沒有學生理他,今有外籍生一心跟隨

回想過去,陳其澎也不免嘆聲辛苦,設計學院都知道跟著他「做很多有的沒的」,一度慘到沒有學生找他指導畢業設計。但誠意終究動人,從金城計劃開始愈來愈多具熱忱學生加入,過去學生也回頭找他,2名助理張佩雅、劉淑晶都從室設系畢業。來自馬來西亞的劉淑晶說,她對「設計助人」很有憧憬,在馬國攻讀完特教與藝術治療碩士,又回到中原繼續實踐。

除了劉淑晶,還有馬國僑生畢業後回鄉創立社企,也有人主動住進金城,成為居民和學校的溝通橋樑。社會設計學程主任謝統勝透露,陸生、港澳生很多都對中原與社區的深度互動印象深刻,相較於台灣學生,他們更有興趣了解風土民情。

大學生向農民學習插秧耕作。圖片來源/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提供

小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曾言:「真心想做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聯合幫助你。」對陳其澎而言,這兩年可能正是宇宙趕來的時刻。教育部2016年推動USR計劃,期望各校與社區連結,又一次呼應「以社會為本」的理念,中原設計學院的霄裡文化綠廊、雙連梨和大海社區文創3個計劃都獲選,2年共獲700萬補助。

另一方面,中原也希望跟進世界趨勢,培養跨領域人才,在陳其澎提議下創建「社會設計學士學位學程」,學生除設計專業還要學習社會設計實務,涵括銀髮族與弱勢關懷、以農業資源為核心的社區營造、與在地文創發展3大領域。持續社區服務外,也期望促進產業新發展,吸引年輕人回鄉扎根。師生已試辦多場「農耕微旅行」讓中學生體驗插秧、割稻,商業設計系學生也嘗試設計Logo與桌遊等,以設計力為霄裡文化加值。曾有中國設計師參訪團特地參加微旅行,感動表示「看見設計中的人文精神,就能聽見一個地方的心聲。」

中原師生向霄裡農民學習紮稻草人技術。圖片來源/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提供

保有鄉村風貌的產業創新

不過,陳其澎也指出,要將社區營造轉變成永續可獲利的產業,需要社區一起努力,而許多居民仍處於學習階段,產品和技術都待提升。但他也對霄裡充滿信心。「像霄裡這樣具有鮮明農村特色、地域特色的地方已經不多了,現在假日有不少遊客過來,沿途欣賞田野風光和傳統建築、洗衣空間等等,」正如同學生提出的品牌定位「離都市最近的桃花源」,陳其澎也認為這裡有發展「在地小旅行」的潛力。

有了人氣的霄裡,居民也透露「地價變高了」。不過,陳其澎見過八德一帶高樓破壞美景,還導致地下水脈斷根,霄裡國小師生與家長歡喜砌成的小水池,也從4年前乾涸至今。因此,他對房地產開發較為保留,期望中原USR用心設計能讓霄裡維持迷人風貌。

「這裡不該追求大面積開發,而是以鄉村生活,把周遭都市的人群吸引過來,」陳其澎說,「我們希望把霄裡轉化成文創、旅遊中心,未來形成產業後,就能跟社區分享盈餘。」

霄裡成為文化綠廊,週末常有遊客欣賞田園風光。圖片來源/中原大學設計學院USR團隊提供

古籍記載超過400年的霄裡,曾猶如乾涸的埤塘,但中原大學一點一滴注入關懷,協助居民找回歷史,桃園和世界各地的年輕學子也帶來新的風貌。無形中設計出的不只生活,也是霄裡的未來。

65歲的陳其澎,現在不斷接受各學校邀約演講,期待在學子心中留下印記,「我會退休、會死掉,但相信未來我從天上往下看,還會看到學生在霄裡努力,把經驗傳承下去。」

合作推薦|水手計畫首部曲 台灣傳統產業的智造與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