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情、培力、培希望! 災民變身,成地方創生種子

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

2009年的8月8號,一場莫拉克風災,讓許多人失去了摯愛的家人,也摧毀了他們賴以為生的家園農地。走過十年,苦難隨著家園深埋荒煙漫草中,內心的傷痛卻難以洗滌,然而,卻有一群人,挺過了傷痛,走出災難衝擊的弱勢陰影,反過來發揮正面影響力,傳遞的不再只是創生,而是新生。

「那段時間我天天喝酒,幾乎是酗酒的程度。」在風災中失去了女兒的潘松鞍回憶,八八風災前,夫妻倆攜著一雙兒女在小林村開快炒店,一場鉅變讓他一度走不出哀痛,直到有一天夢見罹難的親族先人告誡,才讓他痛定思痛振作起來。為了就近照顧妻小,潘松鞍來到了鄰近大愛村的永齡杉林有機農場工作,從一開始搬石頭、蓋溫室,到進入保修組、擔任工程班班長,原本就對機械有興趣的他邊做邊學,一步步在新的生活中重新站穩腳跟、在責任與使命中找到前進的動力。

走出災難陰霾 投入地方創生

佔地55公頃的永齡農場,最初是為了讓災民能以熟悉的農務「在地就業」而打造,歷經十年投入了十多億資金,聘邀農業專家傳授有機耕種技術,如今,永齡農場已是全台灣最大、最具示範性的有機農場,除了匯集了原住民、客家、閩南、新住民等不同族群的近百位災民,近幾年也陸續有第二代的孩子返鄉就業,原本「北漂」的青年也因為在永齡的工作機會,而找到了歸鄉的路。隨著《永齡》品牌打得越來越響,年輕人的比例越來越高,潘松鞍心中的驕傲與使命也更深。

工程班負責農場硬體設備與機械工具的建設與維修,每當有機具故障或天災損害,潘松鞍總是積極調度人力、溝通協調,想辦法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讓農地耕作不受延誤。「農場更發揚光大、遊客多,也可以帶動地方經濟,讓整個台29線都活絡起來。」問起工作的困難,潘松鞍內斂微笑著說沒什麼,但說起農場的發展,他卻眼神發光;我們則因為知道他過往的傷,更感動於這抹平靜微笑背後的韌性。

保修組工程班班長 潘松鞍

從手心向上到手心向下

一群受過傷的人聚集在一起、許自己一個希望;在永齡農場工作的意義不只是養家糊口,更是個療傷的地方,把接受幫助的「手心向上」轉變成踏實生活的「手心向下」,讓受助者變成自助者,甚至從幫助別人中得到更多滿足與自信。

在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永齡農場的協力下,永齡農場內打造了一個長期穩定的上課環境與工作空間 -「永齡農場伊甸自立學習工坊」,給予伊甸基金會身心障礙朋友更多元的學習體驗,除了提供獎勵金,一分多的田地收成所得也歸伊甸的孩子們所有。獨特的「救災農場」模式,吸引各國組團前來參訪,2017年美國德州遭遇最強颶風《哈維》造成嚴重災害,就曾到永齡農場來取經。

由左至右:永齡農場休閒推廣課專員 伍可欣、永齡農場執行長 白佩玉

「郭台銘先生很真心對待這一群人,也很上心這群人未來的生活,很真誠地邀請我來幫助他們。」永齡農場執行長白佩玉說,受到郭董的真心號召,她來到南台灣這群需要她的人身邊,不斷思索如何引導他們走向更好的生活。「對內要激勵、要培訓,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有更多可能性。以前他們被幫助,現在可以幫助別人;以前被教導,現在可以擔任講師,一起把永齡『共好』的模式複製到別的地方。用這樣的方式去引導他們;這些人受過這麼大的磨難,有這麼驚人的勇敢與韌性,可以有更大的成就。」 

內部創業 用智慧種福田

也在風災中失去家園的賴美玲,在這裡開了另一扇窗、完成夢想。從小在梅子園長大,婚後在夫家照顧芒果樹,賴美玲生來就喜歡農作,曾經自學鑽研有機農法,只是礙於當時沒有足夠的知識可以實踐。也因此,當災後遷移到大愛村,聽說永齡開設有機課程培訓,即積極了解,成為永齡農場的一份子。

對植物的高度熱情,讓賴美玲一投入工作甚至會忘了回家,把果樹當自己的孩子呵護,把園藝栽種「玩」得出采。在有資源、有內外部的課程、有專家可以請教的環境之下,賴美玲卯足了勁研究有機番茄的栽種,品質和產量都逐年提升,她所帶領的番茄班更成為永齡農場第一波推動「內部創業」的四個班之一,由農場以合作方式協助銷售、加工、運輸、貯藏等相關作業,盈餘以公平比例返還給班員,幫助賴美玲成為一名老闆,而且不用擔心銷售問題,可以專心在所愛的種植工作上,花的時間心力也能有更多回報。

永齡農場生產課蕃茄班班長 賴美玲

「看到番茄結實壘壘,像葡萄一樣垂墜成一座漂亮的拱門,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她說,「我很感謝郭董創造永齡農場,讓我在這邊生活,我覺得這個地方像天堂,也感謝執行長花了很多時間找到專家,給了我知識和技術。永齡農場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可以完成夢想的快樂農場!」

《延伸閱讀》
地方創生起手式》 永齡農場十年 推動台灣新型態「農藝復興」
重拾鄉土芬芳!土壤生命力,與你我都有關係
生機X商機》地方創生接地氣,把風土文化變有價
跨域、跨國界》 台灣農業永續傳承、世代交棒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